【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729|回复: 1

【魏立刚先生采访稿|闻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5 23: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0_7.jpg 时间:2004年1月11日  地点:魏立刚艺术工作室
备注:文字整理稿未经本人审阅,切勿转载!
 楼主| 发表于 2004-1-15 23: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魏立刚先生采访稿|闻正】


[魏立刚采访稿]
闻正:
    魏哥,我觉得现代书法艺术家们在面对面交流时相互批评的力度都还不够深刻。你先谈谈现代书法的发展现状,然后呢点几位批批!?
魏立刚:
    现代书法它允许传统书法意识的保留和深入,就现代书法意义本身而言它是多风格的。不能说只允许你一个或者说以你自己去压别人,不允许别人的现代意识。从现代书法风格来讲,做少字数的自我感觉感觉比日本...或说从中国人眼中的感觉似乎功夫更深一些。别的也就没什么大的变化,还延续少字数派的东西,但其实你这种感觉好像整个出来还不如日本的作品。不少少字数书法家仅仅就是把传统的小字放大来书写,相对日本少字派做得不错。
    点几个人随便说说吧,比如邵岩,他最近....他自己说呀是看了我的颜色和解构手段后现都用上了,但我觉得他还是应该保持少字数派的风格,因为这是他的路。他不能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应该专心搞少字数的东西。在传统基淀加些图式构成在一个字的情况下去追求一种新的视觉效果。他在技法上的使用冲刷特技,也许这种试验下一步或过一段可能才会收到效果,我觉得他没必要去跟别人挤一个车子。
    曾来德的东西其实内在上还没有进行一些转换,他少字数或说现代书法也是把传统里的字放大书写,虚实更极化一点,病笔蝉联,空间对比也扩大了一些,再就没了。我觉得若要精选现代书法家的话他还不会被提名,因为实际他没有进行实质转换。比若说他写的那个草书,纵横劈驳那种也是蛮有力量的,但再反映时代的那种气息或是那种疯狂呀,由于总是处在传统的阴影下,即使你再张扬怒吼那也是没有结果的。你若要转换你就要用线条来切割空间,因此你也就必须弱化作品诗意,你必须研究这个。
    艺术现在有两极,一种就是研究本位微观,你光研究切割也就OK了,至于切割别的什么东西那是另外一道工序。我觉得曾来德实际上他更适合在新古典这个圈内定位,他不是古典的,用新古典来定位还是较恰当的。他现代的那种气势呀,什么散锋侧锋的用笔都不符合古典的用笔用锋。他对传统也深入过,也有现代这种激情,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起点。他现在提出“中国墨”,包括刘子健是因为他们都一样,不会用色当然也就不去用色,用不好!我们可以打一亿块钱的赌。因为我有过这个痛苦的过程,传统书法的构架出来了非常漂亮,但你只要给它加一点颜色马上那种审美就失去了。说黄宾虹吧,他画的那山水无比漂亮,浑厚华滋哪种,但是他画花鸟比如说野菊,芙蓉无比差!再者齐白石画的花鸟草虫无比漂亮,但画山水呢跟漫画似的是不能看的。所以你的定位要扬长避短,你不能说墨如何如何....那我们用的黑色多了,什么丙烯、油黑、沥青、那个兑了墨的土浆,我用的黑色比你多多了!还有金属铁板、布匹,我对黑色更有体验,对吧?黑色,包括喷漆。
    所以说多元化,你可以说各种风格的人都可以拉一帮,把一些学生或志同道合的人都集中在一起去把这种风格做到最好,这样我们不同风格的就组成了一个大家庭,那就非常好了而且也有意思,是吧?阎先生的少字数它是这么一种,他是天津人是王学仲的学生,当时我请他时是因为他作品那种扭捏的那种丑态像王先生,实际上他还不具备把握那种内在丑劲。他虽然很聪明,他使用劣质的纸张和劣质的墨汁,就是干过后掺水的那种墨汁,那也是材料使用上的一种办法,另外也写出了那种苍茫那种东方意蕴。
    邵岩少字数派呢图案性装饰性强些,那么阎秉会呢少字数更多体味那种传统意蕴,他本身线条的力量上很憨厚也老到。那么来德的少字数派相对浮滑,他比较张扬,一张扬起来看着就比较浮滑、卖弄。那个王冬龄也写少字数,咱就随便说是吧?
    王冬龄就是一个最失败的例子,在纽约呆了四年,回来以后我们看到他比国内搞现代的水平还差,他在那个艺术大都市没有学到任何东西。以前他的传统是很棒的,我在中学中专课程时都是用他做的教材。原来字写得很棒但那么一瞎掺乎,传统的也没了。那么现在也似乎可以从他现代作品里看出一些传统,但那现代还那属于什么现代呀!
    然后还有解构这一块,汉字拆开后重新再组合这些结构性东西,最近我提出一个大字阵这样的东西,日本没有。日本作品都是几个字的,就算近代诗文派也仅仅是几十个字。我现在呢可能是上千字上百字,字阵也有上千近百个单元阵形。那么具体到你的少字数在我作品内可能也就是我的一块,大字阵可能就是相当一个连续剧或者是一个大的交响乐的剧曲,它是多幕的而不是独幕的话剧,这是我说得比较多的。吴志立也在作,他提出了一种楚文化、神鬼文化,但他做都是小幅的,用元书纸裱糊在一块。
    濮列平呢他其实早期用功是不多的,他的传统呢....他觉得传统这东西也很好,但是他的传统功力还是不够的,不管从各方面来讲。我们分析比较吧,他一根条线的味道,他不在于这个...你比若说他的线条自始至终的飞白粗涩无味,而且他的起笔和收笔也没有味道,这就说明他在传统上比较弱。那么他提出的汉字音乐舞动呢,或许是他喜欢音乐的原因。他阐释为把汉字解构后让它随着音乐舞动。我早期也做这种非常绘画性的作品,给画廊或收藏者的。但是一涉及到具体的学术展览,我肯定会考虑不用这类作品来参加展览,比如台湾的文献展和南京的提名展。进入学术对话必须有一个学术的总体把握性。那么他觉得他作品里画的写的都是汉字,但我觉得他有点似乎忘记了某个转化过程。
    我现在自己的展览状况是这样的,基本上是绘画圈的,现代水墨的也还有装置,但我要让我的其它作品都与现代书法发生一定的关系。你若想汉字艺术发展,你就必须要贡献自己的见解。
    朱明还是蛮有才气的,蛮有活动能量的,那么要给他提出建议的话,他的线条跟来德是很相像,是片状的、剪纸状的。他们都要补大篆这一课,这样之后线就圆起来浑厚起来了。大篆这毕竟是最高境界的书法线条呀,不是你用笔横扫出来就有。还有大我,我也曾经跟他说过,我说你们在画现代书法画的时候,你们的笔呀都是扫的。打扫的“扫”,扫地的“扫”。我的用笔是“锄”也就是犁地,扎进去以后推着走,冲出一条沟壕来。他们是扫,尤其老外用笔更是。朱明是疯狂的,可以把他定位在疯狂上面,他那种内在的品位少,要在疯狂扫的当中央积蓄一种内在的力量就好。还有一个比喻:我的老师,研究傅山的,他说跟武术一样,你若有十分的力量,打七分收三分,这就叫武术。若你用拳打出去就完了,这一点就是他们不机智,我要在收缩的三分中打出七分力量。比若说你有十发炮弹吧,你全打出去了肯定不行,这就叫穷途毕现吧。他们似乎比较注重个人活动,我呢跟老濮拿到钱后总是去搞群体展览,他跟我们的思路不一样。我觉得个人要宣扬要适度,过了也就变味了,实际上并不利于自己往前走。
    朱青生呢那么我想他应该去搞文字案头的,他的实践基本不行。这里头就有一个世俗利益问题,你写词写得好也要去唱歌,因为唱歌能增钱呀,你搞文笔就卖文章。其实搞文化不是按钱标准来衡量的,但现实生活又恰恰相反。难怪中国现在处于脱贫现状嘛,但在国外来讲是很不对的。举例说来我这的银行家可能都是冠冕堂皇,西装革履的,但如果你是大学教授,研究学者这样就不对了,因为身份不一样。你若是一个有思想智慧有涵养的人,你也肯能是骑着单车来的,一般这些现象是被蒙蔽的,因为大部分人没有敏锐的洞察力。
    广西张羽翔他们呢,古代东西无疑是非常棒的。他稍微地沿用它并稍微改变一下出场的面目这就非常高,古典就是这样。蔡梦霞的东西基本在作这些,她没有一作20年的准备,还是呢晃一下就走了,她没有沉淀。
    画商呀他就看你在这上面做多长时间,两年肯定不行,你若一做就是20年,你肯定没问题并且也能做到权威。
我们还有些人一直做得很艰辛也一直没有开糊,但有些人很早就定位作品也卖得很好,这就是上帝在故意摆弄他们。你可能十年就定位了,而那个人可能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就不让你成,上帝就是这样摆弄你。那么遇到这样情况大部分人也就退缩了,没有这种做事的天赋和毅力。那么不服输得也就挺过来了,一旦成了之后也就拿到了真经,这是一个对比。风格早成的原动力容易丧失,所以在各方面也作比较对路,工作怎么适度,交际怎么适度,就比如说培养一个风格吧,我草书拿多少,小楷拿多少,工整的拿多少,狂乱的拿多少,就像名中医给你开的药方子,也像名厨面对着几十种调料烹调出来的大餐。
闻正:
从你的立场上怎么看待流行书风?
魏力刚:
这应该是题外话吧?听有人说流行书风这些作品是中国书坛最具代表最杰出的精英,我认为这是自相矛盾的。我认为充其量来讲他们只是这一路货色的精英。我若要策展我会把截然不同风格的作品都放到一块去展示去比较,这样才能起到对比发差的作用。流行书风吧,你不是叫我流行么,我就流行。我认为流行含义呢就是马上要过去的东西,这跟它的本意是非常吻合的。若要流行它就有很多的表演、作秀、时尚。时尚它是属于个别人的,也就是说只属于一群人中的一两个人,而大部分人都是跟随者,过眼烟云的,肯定是这样的。那么流行它呢还有一个致命的东西就是造作、扭捏、摆。我们知道傅山“四宁四勿”,傅山也在扭捏也在摆,但傅山很狡猾,宁丑勿媚。流行书风的摆基本上属于媚,像徐海那种闪动的、高高低低的摆得特漂亮。傅山却摆得丑、特丑、恶拙,顽固不化那种感觉。
    那么实际上流行书风呢,张宝全他花了这么多钱来做这个流行书风大展,张宝全干了些什么东西呢?他无意是帮凶!他为王镛做了一件事。现在的书协这样大家都不满意,那我就拉一个圈子,我把获奖作者拉了一个圈子,这实际上应该叫王镛书风而不应该叫流行书风。这个展览跟书法学术上的进步没有一点意义,这种投资是浪费的!我跟讲你呀,狂草写得粗头乱服的何连仁,内在的是没有任何东西的,我是搞傅山我明白。就是说你评委眼界再高风格再所谓多元化,它毕竟都是那样的。你比如说孙伯翔,你若让他去评草书呢那结果肯定是错误百出的。草书呢它跟真书是截然不一样的,真书讲究点划讲究摆位,草书讲究气,在没有阻挡的情况下可以一气到底。所以呢刘正成先生也要提出来批评。
    我是从来不参加书法大赛的,我认为他们展览那些获奖作品无非都是书法的基本语法练习,怎么写草法、字法,怎么结构,创作过程根本不是书家的情感宣泄过程,没有一点的真气弥漫。那么获奖评奖呢就像体育掐表比赛似的,你站得再高这也是一对矛盾。一件作品反映一团怒气或许可能境界是最高的,你怎么评?!你都意识不到你还怎么评!?
    邵岩曾经跟我说,流行书风评选时他每次拿作品,他认为不好的呀评委全认为好,而邵岩认为好的呢他们全都不要,这就很说明问题。你像我们看到沃兴华现在状态也确实令人遗憾,当时他在美术馆搞的展览是很棒的,那么现在呢造作、摆弄,而且越写越没有后劲。王镛更是提前表现出了这种衰弱,《书谱》里讲“鼓弩为力”,你在编造传统时感觉似乎很不错,但十年后你就掏空了,下一步呢就是杜撰,使着力去杜撰!
    作书要有很大文化背景,你说的都是很内行的话,包括沈鹏,他以前不是搞书法的,而林散之、沙孟海他们从小也就是搞这一行当的。你以美术出版社的官员出来搞,这个叫什么客串评论,这样就比较苍白、乏味。那么现在看王镛,使转也不会转了。按我说使转很微妙的应该有很多种办法,他嘛就两种办法,春蚓秋蛇。流行书风展就是这一类风格的群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8-7-22 19:04 , Processed in 0.11182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