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063|回复: 1

陆昂、黄文叡谈如何看待艺术品和投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18 13: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持人、摩帝富艺术顾问公司副总裁兼亚洲区总经理黄文叡、嘉德在线总裁陆昂
  2010年9月16日至19日,艺术北京·经典艺术博览会在京举行,新浪收藏频道与新浪尚品频道全程报道,以下为访谈实录:

  访谈嘉宾:陆昂、黄文叡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这里是经典北京,新浪会客厅,今天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摩帝富股份公司副总裁兼亚洲区总经理黄文叡先生,还有嘉德在线总裁陆昂女士,今天聊的是艺术品话题,摩帝富公司是以收藏西方经典艺术品闻名的,请对贵公司做一个简要介绍。

  黄文叡:基本上艺术品是我们集团的一部分,我们还有艺术思想管理公司,经纪公司,但是我们公司的性质即不像一级市场的艺廊,也不像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我们走的是比较西方的资讯路线,在基金管理方面也算是比较走在前头的。我们公司有将近21个在不同领域的专家,为客户做咨询。我们在过去的两年里,开始进到亚洲市场,建构亚洲市场的人脉,让西方的经典艺术通过我们引进到亚洲,甚至把西方的经典艺术作为投资工具。我们在亚洲最主要的业务就是经典艺术的投资,包括用经典艺术作为艺术基金的投资。

  主持人:陆昂女士如何看待艺术品和投资?

  陆昂:我也是带着很多问题来的。我更想问黄先生一个问题,您刚才讲到你们公司也有相当的历史,有很多业绩,我们大家比较熟悉的是证券投资,对艺术类的基金,就像当年的当代艺术,现在可以变得很时髦,我相信大家对艺术品的投资始终是了解不够多的,我很想知道从您来看,艺术品投资基金和证券类的基金有什么样的相同点,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对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它应该至少涉及到两方面的宏观背景,两个市场发育的状况,一个是金融市场的发育,一个是艺术市场的发育,在整体来讲,不管艺术市场还是金融市场在中国发育都不是很健全,包括金融市场,很多的金融工具,包括证券服务相对国外的成熟是差距很大的,艺术品更不用讲。虽然现在处于很红火的阶段,但是我觉得离真正的艺术品的成熟的市场还是有相当距离的,很想知道黄先生怎么看待在这个概念基础上,对中国的艺术品投资基金的发展脉络或者它的走向可能是什么样的前景?

  黄文叡:分享一下,艺术基金这个概念执行不到十年的时间,在1980年、1970年,最早的是英国的铁路基金,跟现在的基金操作模式概念是不大一样的,艺术品基金跟一般的金融形式的基金的最大差别在产品,它的结构差不多,一样有基金管理公司,有投资人的所谓基金公司,这两个是不同的公司。中间还有所谓的托管银行、管理单位,还有法律和会计的查核单位,这些东西是第三者监管机制。在中国,艺术品基金有两个形式可以来运作,一个是有限合伙的形式,一个是通过信托公司发行的形式。现在很多基金,用信托的方式等于是信托公司扮演了基金管理者的角色,信托银行的角色,甚至包括后面审核的角色。对西方制度来讲,希望基金的操作是透明的,不应该是一个单位扮演了所有的监督角色。

  就是所谓利益冲突的问题,在国内发展艺术品基金的时候,概念非常好,现在把艺术产业金融化、证券化,但是如果去证券化的话,等于购买权利,艺术品和金融商品不一样,像股票来讲每天有净值,但是艺术品没有定价,没有定价的东西给它分权利,比如把一部作品分割成一百部权利,就有问题,如果在权利转移过程中产生纠纷或者权利的转移在所有的作品没有卖掉之前,私底下转移可能是在恶性炒作,比如我买下权利,这张画可能一百万,分了3%,我10块了,但 是画没有买走之前,用12块脱手给另外一个人,12块的人保证这个作品3年后买走,会变成20块,现在不谈,用17块卖给你。在这个过程中,真正的那件作 品没有买走之前,底下拥有部分的人已经开始交割、转价,会产生非常多的问题。如果用这种方式运作艺术基金,里面的风险非常大,艺术基金不能取代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角色,艺术基金是集聚的方式,钱这么大,是现金,走的是弯道,如果没有政府的监督机制或者操作人本身心术不正,你想想看会不会影响市场。钦点几个艺术家,我让你火就火。可能会成为独大的市场掌控者,对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发展是完全没有帮助的。

  陆昂:艺术基金从概念上讲是很好的,从理想状态来讲对市场是良性的推动力,如果稍有不慎,当金融市场发育不够完全的时候,加上艺术的产品,对大家来讲是更陌生的产品,其实是雪上加霜的事情,要特别谨慎。当我们不懂的时候,要更加谨慎才行,轻举妄动,只能对这个市场有很大的害处。

  刚才讲的所谓期权的概念,分割各个单位来讲,我这几年一直听很多人说这个概念,我多少学点金融,以前做过银行,有一点粗浅的金融知识,觉得是不可为的一件事。很多人尤其在艺术圈里谈论新的概念的时候,都会趋之若鹜,很容易把眼睛放得很大,大家把观念复制到金融产品,这是非常值得谨慎的方式。今天能有机会跟您请教细节,我觉得特别特别荣幸。

  黄文叡:我个人非常强调机制健全的问题,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如果机制不健全,现在推艺术品基金,对市场没有帮助。在过去三年、五年,整个中国当 代起飞得非常快,在价格上面增长数百倍都有,这种怪的现象在西方市场看不到,在西方市场操作机制上是健全的,像一级市场二级市场扮演的角色非常确定,但是在这个地方,我们没有看到这么确定,这么明确的市场机制出现。比如说我们以前看到整个中国当代在起飞的时候,一级市场做独家代理的基本上没看到过。就中国人的人情也好,中国人操作手法也好,独家代理不大可能,包含到所谓藏家购买的心态,今天中国人或者说一般人的消费心态都会讲货比三家不吃亏,你卖的艺术家是独家代理,你推出来的价格我怎么知道是合理的价格,好几家代理卖这个艺术家作品,可以比好几家。艺术产品有其他金融产品没有的特质,有所为的美学的价值。艺术家的创作,即使是同一个主题的作品,也独一无二,没有重复性,不能用这样的方法来比较,他创作的都是肖像画,他的肖像画大小多大,哪一年的,你忽略了他的美学价值。常常讲如果了解整个艺术史的历程,可以马上知道一点事情,艺术家在创作同一个主题,即使是同一个主题,每次的创作心理状态也不一样。

  陆昂:同一个人的作品有好坏之分,不可比。

  黄文叡:在这样情况下,没有一个标准,美学是非常主观的标准。如果把它标准化,为了要执行所谓的证券化,你标准化之后,就会产生问题了。我常常讲,机制不健全。

  陆昂:包括指数,都是不太可行的事情。

  主持人:国际上流行指数,对指数背后的结构方法是怎么确定的?

  黄文叡:艺术指数存在的客观性就不够,指数所选取的取样标准基本上是从二级市场的拍卖来做取样,一级市场上艺廊成交,是没办法取样的。二级市场的整个成交总额也才占整个艺术市场成交总额40%不到,而且在这个市场里操作久了,有经验的人都可以非常清楚地辨别,二级市场里面所出现的成交数据,不见得是真实数据,二级市场可以被操控,是被操纵最剧烈的市场。我常常讲拍卖公司更不好做,为什么呢?拍卖公司基本上是提供服务,卖方优先,卖方想拿出来东西卖,有好件,有收件人,吸引买方进来标高价,有的藏家身兼买方和卖方,拍卖公司非常麻烦。我跟你讲让他收我这件作品,我还有几件不好的作品要脱手,还有假拍,假拍和拍假不一样,拍假明知道是假不是真,你拍,是犯法。假拍在西方一级二级市场是游戏规则,假拍为了记录成交记录,为了跟一级市场做衔接。

  主持人:假拍在西方市场有没有办法监控或者制约?

  黄文叡:监控倒是没有,如果看得出来是假拍,不叫假拍。事后公布的数据对有经验的操作人,基本上不难辨别,所以我常常讲不要看哪个艺术家作品现在上拍了,拍出多少,破纪录了,第一个要深究,如果之前的作品没有拍出这么高的价格,为什么这件有突出的价格,再加上买家是谁。二级市场没有公布真正的高价买家是谁,第一是保护买方,但是你不知道买家是谁,请问我怎么知道你的成交是真的,还是假的。艺术家、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买家,其实是非常容易形成结构的。

  陆昂:刚才讲的是游戏规则,是不是法律不禁止的行为?

  黄文叡:他们叫处罚,明知是假的,还要拍,你骗人,是要处罚的。

  陆昂:也是在灰色地带的。

  黄文叡:是商业的运作模式。在西方的市场里,举个例子说,今天的西方市场做的是独家代理,一个是一级市场,它的机制是这样的,现在看准了艺术家,有潜力,所以我艺廊给代理了,不是马上中拍,是真正吸收藏家,这个艺术家是新的艺术家,介绍给藏家,他的价格是相对低的,有竞争力,值是好的。我先介绍了五千块钱进来的,第二波一万块钱,第三波一万五千块钱,等比级数增加,但是到一万五千块钱,已经有三层藏家在收藏艺术品,你收藏的背景已经够了,要证明你这个艺术家真的有到一万五千块市价,取信这些人怎么做,必须有公开的拍卖,把这个作品送到拍卖公司,拍卖公司看你手下有三群的藏家,有基本的收藏家愿意拍。基本条件是艺术品的值必须要够,上拍了之后,我接下来说的是所谓的假拍的运作方式,在西方的假拍方法,假如我是老板,我可以运作一万五千块,去买成,我不必要跟拍卖公司底下做这样的底,不需要,也可以买下来。

  主持人:也需要有成本。

  陆昂:对他来讲为了以后的生意能够源源不断。

  黄文叡:有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藏家了,这个信息见面,信息面拍到一万七千块,这个时候说服第一层,第二层的买家。现在有兴趣的新买家,跟艺廊买,艺廊说我不卖了,我公开市场了,要买,到拍卖场买,真正的藏家愿意把作品丢出去了,因为有价差,买不到作品的人愿意到拍卖场拍了,有市场形成了。

  陆昂:虽然在改善过程中,中国通常说的一个概念是二级市场先行倒挂的机制,刚才讲为什么中国艺术市场显得相当无序,这几年大家提到这个问题,画廊也是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比以前的机制好很多了,真正的市场秩序的概念还真的很难建立。包括消费者,藏者的购买习惯,我们提到艺术消费,艺术收藏这些概念,可是怎么培育他们真的为了喜欢而买,大家更多从谈钱的角度,为什么说一谈基金很紧张,怕又误导了大众。还有一些独家的概念也很难,比如在整个供应链上,链条的每个人的职责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大家未必真的很清楚,大家应该坚守什么样的职业道德,这中间每个环节要坚守的自己的职业道德应该是什么,这恐怕也是大家特别需要知道和了解的。

  黄文叡:刚才从艺术的制造者,一级市场二级市场,要再教育,认清自己扮演什么角色,不能越俎代庖,不能跨越自己的角色所承担的角色,艺术家就是创作者,不应该是市场的操作者。我们发现在过去的几年里面,尤其是中国当代有非常多的艺术家跳过了一级市场,直接跟二级市场打交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我的看法是信心不足,艺术家想红,其他的同辈艺术家红了,为什么没有轮到我红,今天给艺术市场做独家代理,如果你们做起来,我这辈子红不起来,毁了。估值的风险太高,但是一级市场有考量,现在独家代理艺术家,我付出的心血、时间、金钱,如果押错宝了,就浪费我的时间精力,在这两者,独家代理没法走,这种情况下,一揽子经营方式,大部分跟艺术家分份。

  陆昂:为什么国外能建立相互的信任,我们心理的纠结到底在哪儿?中国过去建立不起来,以后还有可能建立起来。

  黄文叡:西方的这套系统的建立不是几十年的时间,是好几百年的时间。西方人做生意的方式跟中国人做生意的方式不大一样,中国人做生意的方式有个缺点就是人情压力,买家的力量太大了,买家的消费习惯也是一个问题,买家可以主导市场,为什么买家有足够的能力主导市场,在西方的市场看不到买家有足够的力量主导市场。一级市场对藏家来讲是建构彼此信任了解,在这种彼此信任了解过程中,他慢慢摸索自己的收藏方向,如何建构自己的收藏品位,这些藏家被教育是被谁教育,是一级市场,为什么老板有足够的实力教育,因为是专家。

  陆昂:不会越位是由于有法律的限制和障碍,我们中间没有任何的防火墙,直接跟终端的交易接触去了,西方只能跟一级市场打交道,是由于防火墙,跨越不到,手伸不到,和不想伸。

  黄文叡:不是手伸不到,不想伸,是跟整个交易体制,消费行为,消费习惯相关,包括对专业的尊重。在西方,专业的知识权,财产权有付费的概念。

  陆昂:肯为这些东西付费是很重要的一方面。

  黄文叡:在亚洲,很多有钱的藏家基本上对专业的尊重不够,他认为你这些专业我也可以通过用我的钱进场实习交学费的方式,从错误中学习,西方的专业知识建立得非常好,在亚洲没办法建立所谓的咨询顾问的概念,咨询顾问的概念用消费的方式是不可能的,他认为我本来就是你可能的隐性买家,我以后要跟你做生意的,所以你要培养我。

  陆昂:对自我很膨胀的肯定,觉得自己不可或缺的。

  主持人:这是急功近利的心态,还是说……

  陆昂:我觉得是一种文化。从根上,比如美国宪法从宪法中已经限定了,保护每个人产权,私有产权为什么会尊重每个人的知识、服务,是对私有产权的尊重,但是在中国也是前两年刚刚有所为产权的概念,这是根深蒂固的文化。

  黄文叡:基本上在欧美来讲,他们人比较诚实,比较直。

  陆昂:还是法律,由于法律从小这样种在他们心里。
 楼主| 发表于 2010-10-18 13: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文叡:没错,法律也是人制造出来的,制定法律的这些人,本身的教育或者价值观基本上不大一样的。
  陆昂:美国让整个法律体系,各方面的政策都跟圣经的原则相匹配,这恐怕也是很重要的法律的根基。

  黄文叡:道德的瑕疵基本上在西方整个价值观里有一个制约的机制在里面。西方难道就没有所谓的奸商吗?非常多。最近的麦道夫。

  陆昂:人性都是一样的,为什么问到法律的机制,更多的是机制的存在,制约了人的贪婪,人的自信,人的恶的东西,并不是那里的人比我们好,是制度本身制约,让他向善的一面有序的一面发展,创造更良性的环境。

  黄文叡:西方社会里基本从崇尚性善说,中国是崇尚性恶说。西方说我先相信你,银行也是这个态度,观念不大一样的。

  主持人:商业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契约关系从西方文明一开始就有的。

  陆昂:契约精神是特别重要的。

  主持人:中国作为农耕文明,人与人之间建立在血缘关系上,是由近及远的。

  黄文叡:你答对了,这点是影响了中国的制度无法建立的重要原因,大家讲人情,艺术家,不应该请艺评家写艺评,中国说我们是好兄弟,帮我写艺评,既 然请你帮我写艺评,不能写坏,整个操作是人为的,没有基础,没有标准。我说美学的东西不能有标准,但是制度能有标准的,什么东西把它放在制度面上,机制成立了,什么都好说,大家不愿意见到这个市场产生非常大的波动、冲击,甚至泡沫的可能,但是这种情况下,要深究每个人扮演的角色必须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陆昂:你给大家讲一讲到底整个艺术市场每个链条,都有哪些链条的点,让每个链条应该是什么样,相互之间的关系,我想大家对这个并不是很清楚的。

  黄文叡:艺术家创造者什么都不用想,创作者就是创作,把自己的理念,让一个有经验的人,让他帮你做包装行销,我非常赞成一个好的艺术家,以后有成就的艺术家,是非常自大的,自大有他的理由,如果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信心,你自大不起来,以后也不看好你,在这个市场占有什么样的地位,这样的艺术家没关系,还是饱有你的自大,你的自大表现在你的作品上面,这个自大在市场上会形成信心。艺廊的老板必须有这样的信心,艺术品和商品有这样的区别,专业度,技术门槛非常高,刚刚讲西方的艺廊老板为什么成为教育者,因为他们本身的教育度很高,有很多有艺术史相关背景,都不是半路出家的,国内包括整个亚洲,非常多的艺廊经营者本身的背景跟艺术是不相关的,把艺术只是当成商品,一种标的。

  陆昂:这个跟社会发育太快有关系。

  黄文叡:藏家本身艺术品知识水准,欣赏水平没有提高。这种情况下,藏家跟艺廊经营者刚开始形成抗衡状态。艺廊经营者后来认知到这种抗衡不应该存在,为了做生意,为了生存,就共谋了。他会迎合有钱的藏家的口味,你喜欢这个东西,不跟你讲美学,跟你讲这件作品好在什么地方,藏家不听的。藏家会讲有钱是老板。

  陆昂:特别可怕,很多做艺术评论的,有的时候多少用考评写艺术品。很想听你说批评家跟艺术家应该是什么样的正确关系?

  黄文叡:批评家跟艺术家以西方的市场机制来讲,批评家不能接触艺术家,但是批评家不能不接触这些艺廊老板,现在的批评家光就美学做批评,做美学方面的批评是前期作用,后期把市场拉进来的,以前在学院做的训练,艺术品还要分阶段性的,刚开始你学习的是如何去以叙述的方式,一五一十就你所见所听的东西,不加你个人成分给写出来,这是艺评的第一个步骤。下一个步骤才是所谓的诠释性,因为你有本身对事情的特殊看法。读者很想清楚哪些是客观的叙述,哪些是主观的个人诠释,这些讲到位,艺评家的角色清楚了,如果两个本末倒置,先来自己做诠释,后来引导客观的介绍,那是不可能的。很多观众看艺评看不懂,很多艺评人会创造自己独特的批判风格,这种风格会演化。所以我说前端客观的叙述是一个交易,后面属于个人风格的形成,非常主观的。

  陆昂:也是一种教育,只是一种分享,把我眼中的东西分享一下,你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

  黄文叡:西方社会里,言论自由权,发表权不做人身攻击,个人的诠释没有对错,是我个人的主观意见,每个个人的主观意见可以并存。

  陆昂:有句名言,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可以永远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黄文叡:跟我们思想观念不大一样的地方,整套系统包括艺术市场的架构引起非常大的影响,艺评家的角色和创作者的角色不需要架构在这上面,不可能当艺评人不食人间烟火……

  陆昂:策展人在这样的职份上,应该有什么样的角色或者背景的人担当最合适,批评家当策展人是很正常的现象,包括艺术家也在客串一些策展人的角色,您觉得这些现象是比较正常的吗?

  黄文叡:这些角色混淆了,策展在东方的概念基本上和西方不大一样的,策展在西方有绝对的权利,在东方的权利运用上面,东方有绝对权利,但是权利的应用上面不对,西方的权利在于美学价值上面的盖棺定论,所以不是一个学者,一个策展人,一个艺评家可以盖棺定论,必须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标的,这个标的和投资标的不一样。怎么样让这些艺术人,不管是群展还是个展,有一种方式可以被理解。常常讲为什么有些策展人还会在策展像以前大师级的作品,毕加索、梵高的作品,以前艺术史已经论定的东西,现在有不同看法了。

  陆昂:我很喜欢看法国的、美国的策展,尤其是法国的策展感觉特别好,包括展览的方式,策展的角度让你很回味的,这些东西在中国策展不多,这是特别有感触的地方。

  黄文叡:策展人跟商业行为不能完全脱钩,现在办毕加索的展览,毕加索的收藏散布各地,你如果对市场不了解,你有多少经费策这个展,保险多少钱, 跟市场价值是息息相关的,有些人不懂。以前我待在国外做策展的时候,最常做的事情70%基本以上都在跟钱相关,30%才是跟理念相关,30%有绝对的权利,你权利不是空穴来风,需要说服人家。以这样的角度,以这样的议题是不是有新鲜感,对艺术史又重新检讨的能力不一样。现在这个东西策展人的态度,这个地方我看到策展人,不能说跟商业完全脱钩,在这个地方有些很不幸是完全结合。策展人不应该是定价者的角色,定价者的角色有两个角色,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基本上它的角色是提拔所谓的新兴艺术家。二级市场是重新解释一级市场已经放大的,建立起来的这些艺术家所谓的市场价格。但是都不是公平的,没有公平性。角色分清楚了,大家扮演好,在自己岗位上,没有这个问题,也不会有炒作、操作。

  陆昂:从现象来看,中国各个角色都有,但是角色之间的划分非常模糊,互相越位的现象普遍存在。这是特别可怕的。

  黄文叡:大家都走歪道了,有清流进来,想走正道,活不下去。

  陆昂:需要大家共同的认知和努力。

  主持人:今天黄总和陆总谈话中涉及整个产业里的参与者,从艺术家,到一级市场的画廊,二级市场的拍卖还有策展人。

  陆昂:还有艺博会也可以谈谈你的看法。

  黄文叡:艺博会是一级市场公开行销包装,艺术家是公开竞争的场合,不像二级市场的拍卖,二级市场通过艺廊一家一家来做的,二级市场接触的收件对象不仅来自一级市场,来自藏家,还有美术馆,一般艺博会是一级市场通过公开的平台展示自己代理艺术家的方式。以国外的艺博会来讲,是一个较劲,甚至是商业行为在里面,国外的盛会,那个艺廊在什么位置,都是很讲究的,都是一个策略。我旁边的艺廊卖什么东西,也是一个竞争。所以私底下都必须要知道的。跟很多影星穿衣服会撞衫丢脸是一样的。如果经营去世的艺术家,几家丢出来都是毕加索作品,你的毕加索作品最差,你怎么办,这就是竞争。在公开场合里,大家较劲的不只是你手上艺术品的好坏,还包括行销策略。为什么有VIP,真正好的作品在VIP已经销售了,在那个当下,很多艺廊带来的艺术品才会曝光,之前不会知道的。甚至之前安排一种策略,我可以给你看的,还有不可给你看的在什么地方,这都是一个艺廊在进到所谓公开场域做竞争的时候,必须有的思想。

  陆昂:作为老百姓,平常去画廊的机会未必很多,像这样的艺博会来讲相当一个世界,一个大的活动,一个秀场,老百姓来了以后,对懂的人看门道的,对不懂的人去看热闹的,看门道应该看什么门道,看热闹应该看什么热闹。

  黄文叡:艺博会不像美术馆,是纯粹让一般大众进来欣赏的。美术馆里的策展人和研究人员有引导大众进来参观,吸收学习的责任,美术馆是教育的场地。艺博会是商业行为,商业行为没有办法考虑一般大众的问题,只能建议一般大众进到艺博会来,了解艺博会的形态,艺博会做古董,做当代艺术,做经典艺术,如果进来的心态确立了,这是我喜欢的,必须知道你的目的在哪里,如果纯粹进来欣赏,挑你喜欢的欣赏,如果你的目的是收藏或者是投资,你的心态不一样了。以收藏人来讲,当然知道收藏的方向,既然是完全商业的场域,不能漏掉一点价格。而不是美术馆,美术馆不能问价格,这个地方问到价格,价格是学习的机会,不管收藏还是投资的人,价格逃不掉,做收藏的态度不会思考以后想怎么卖掉,我喜欢。收藏讲的是品位的问题。投资讲的是报酬率的问题,不要管它好不好看,如果今天讲我投资是为了获利,管它看着舒服不舒服,我能赚钱就行了,我说你必须把你的目的给确定了。再有视角不同,美术馆有系统的引导人来参观,艺博会没有办法带来系统,目的性强。

  陆昂:虽然是很公开的事件或者活动,并不适合大众共同参与这个事情,某种意义上还是业内相关者的场所。

  黄文叡:有时候看艺博会在亚洲,主办单位都会安排所谓展品的介绍,有这么个人做讲解。很多国外的艺廊是不需要讲解的,讲解是破坏作品本身的运作的。如果艺廊带来作品,不需要你讲解,我有策略,你这样讲解,可能把我的策略破坏掉,这样的东西安排不见得是好。不管在什么地方,大型的展览很少看到。

  陆昂:为什么问您这个问题,我觉得那边会感觉非常时尚,非常专业,在中国往往更有娱乐性,更有大众参与性,这也是中国特色,或者是我们的发展阶段,不知道其他亚洲人的状况。举香港和新加坡,也大同小异,比我们稍微好一点有限,这些东西是一个必然的产物,还是以后随着发展的阶段,可能变得越来越专业,大家看热闹的人就少了,拍卖行嘉德刚开始卖门票时,很多人看热闹,后来相关的人会来,纯粹看热闹的人少了,这是阶段性的现象。

  黄文叡:一个艺博会当成非常专业的商业操作的平台,那些非专业的人士慢慢就不会再跟这个东西,除非进专业一行,把自己的角色定位为专家还是投资人的角色。走马看花的人会相对是少的,走马看花的人不会这么进来吸收知识,也不需要了解商业运作情况或者市场的情况。无从看起。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黄总和陆总为我们梳理了艺术品投资整个产业现象所有参与者他们扮演的角色,他们应该有的操守,非常感谢两位老总。

  陆昂:非常感谢新浪网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机会,跟大家分享认知,对市场的发展都是非常好的。感谢黄总。希望还有机会向您多请教。

  黄文叡:今天也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跟大家聊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8-25 08:34 , Processed in 0.1096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