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297|回复: 4

阿拉善环境整治澳方专家豪格:与自然和谐相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6-7 12: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4岁的诺埃尔•豪格,来自那个一样出现过与沙化有关的环境问题的国家——澳大利亚。这位长者的雪白胡子和雪白头发,已经伴随他在阿拉善开展了一年多的工作,工作内容大部分和治沙紧密相连。中国本土组织SEE生态协会的诞生,让豪格兴奋不已,他说他的工作计划中从此开始就加入了新的内容:帮助SEE更为专业地投身于阿拉善生态保护进程中去。当我们问起这位白胡子队长的“专业领域”时,肩扛项目负责人和生态保护研究两项重任的他,似乎没法立刻用“什么专家”来概括自己的专业身份,也许他并不需要这样的头衔。

  正如他所领导的项目名称一样,豪格始终坚持将环境治理的“治”和“理”两个字分开讲——整治防护和经营管理,两者缺一不可。这大概也是中国生态保护工作者们要学习的观念之一。 时间:6月5日下午18:00 地点:阿拉善月亮湖 (白胡子队长递给我们一张名片,右下角的那个LOGO非常有意思:在仿佛代表和谐相融的圆环内,一只大熊猫和一只袋鼠相互对视着。我们的对话就从他们的中澳合作内蒙古阿拉善环境整治与管理项目开始了。)诺埃尔•豪格:我们项目的主要内容就是针对阿拉善生态环境的整治和管理。正如你看到的那个标志所显示的,我们这个项目的资金是配套的,既有中国政府的投入,也有澳大利亚的政府投入——我们的一大任务就是管理好这笔资金,让他们真正用到需要的地方。从最终目标上来讲,我们这个项目和现在的SEE生态协会的目标是非常相似的。
 
  新浪:我想,对于该项目,澳大利亚除了资金的投入,恐怕更重要的还有在生态保护经验方面的支持。据说澳大利亚在上个世纪里也有沙漠扩张的时期,现在的治理情况怎么样?沙化情况还严重吗?

  诺埃尔•豪格:和这里(阿拉善)比较来说,没有这么严重。我指的更多是:人为的影响因素,我们已经努力把它降到了最低。你知道,有时我们说:人的活动是生态环境转变中最危险最巨大的影响因素。比如说,在整个澳洲,畜牧业生产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定的,它和生态稳定相处,不象中国某些地方,畜牧业生产对环境会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新浪:有哪些因素导致了这种稳定?

  诺埃尔•豪格:很多力量参与了朝向稳定状态的努力。政府是其中的一股力量,在澳大利亚,它在自然草场方面有畜养的核定,有放牧的规定。这都是由政府部门制定的,很细致,一旦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就会有相应的政策和措施来加以控制。

  新浪:来自民间的力量或者说组织多吗?

  诺埃尔•豪格:多,可以说非常多。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各种力量也是相互协助的。从澳大利亚政府角度来看,它很注意的一点是:对于生态保护,在更大程度上要依赖于农民自身来独立做这方面的工作,政府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一些推动和协助。同样,也有一些非政府组织(NGO)的力量,它们很多时候都起一个协助和监督的作用,比如说从专业角度协助管理牧场,或者说再起到监督牧场管理的作用。有些组织还直接地参与了其他的一些保护性活动,比如说草场的保护。

    新浪:这种体系和中国的情况有什么不同吗? 

   诺埃尔•豪格:就让我拿我们的SEE生态协会作比较。在澳大利亚,很多情况下,不是像SEE这样的生态保护协会自己来拿资金,而是牧民自己做事情,资金由他们自己筹,而非政府组织、各种生态协会的专业是提供监督、咨询等等。

  新浪:您是说澳大利亚的环保资金是由当地牧民自己筹办的,是吗?

  诺埃尔•豪格:很大一部分是这样,但你要注意中国和澳大利亚两个地方在生态管理基础方面的某些差别。澳大利亚的一些农场主、牧民,他们在管草场理或者生态保护方面开展活动的过程中,基本采用具有科学标准的环境管理体系。环境管理体系基本上在牧民群体中非常普及,而且不光是知道方法,人人都对这个体系运用得很好。这个体系就是说:先要分析现状,比如说你的草场状况;下一步根据你分析的结果对症下药,做出决策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然后第三步是进行检测,对你活动的效果要有数据收集和分析,要判断该效果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你看,这是将整个体系运用进去的基本流程。

  当然这个环境管理体系,是仅仅用于环境管理和保护方面,而不是说任何和农牧业有关的活动都要用。

  新浪:相信您可以把更多专业的环境管理经验带到中国。我们来谈谈阿拉善吧,您从澳大利亚过来到这边用了多长时间?

  诺埃尔•豪格:我来参与项目工作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但是这个项目本身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

  新浪:你对阿拉善地区最初的感受是什么?

  诺埃尔•豪格:和澳大利亚对比来讲,我来时觉得这个地方非常不错,总体印象是非常好的。当然包括各个方面,比如人。而且即便从环境的角度来讲,阿拉善属于干旱地区,它和澳大利亚一些干旱地区的环境状况非常类似,这让我产生一种熟悉的感觉——也许就是故乡的感觉。这使得我们非常乐意把澳大利亚的一些环境管理方面的经验和技术引入到该项目中来。

  新浪:根据你们的调查,阿拉善沙化问题的主要成因是什么?

  诺埃尔•豪格:我们相信,人为因素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原因。这方面包括一系列的因素,从放牧到农民收入,互相联系。正因为是一系列的原因造成的,因此我们针对它们也有一系列的措施,例如减少草场的载畜量,只要有一定数量的牲畜,引导牧民移到家进行圈养。你知道,在草场上进行高质量的牲畜圈养,环境的压力减少,牧民也从中有一定的经济收入。阿拉善有一点就是市场非常好,像绵羊市场、羊肉和羊绒市场都非常好,这样也是我们开展这个思路的前提,在绿洲之地实行我们这一套。最后的一步就是“走向市场”。

   
  新浪:您来到中国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在这片沙漠中呆了很长时间,经过大家努力的治理,你最希望看到的景象是什么?

  诺埃尔•豪格:我们是致力于提高当地的农民和当地所有人的环境保护意识,意识决定行动。同时我们也希望,现在能有一种转移战略,让很多的农民到城里来,让他们的活动能够和谐地与自然相处;当然我们也希望在转移的过程中,这些农民能够找到自己的行业和位置,能够生活得很好。我们以后也要协助SEE的工作。

  在现在的澳大利亚,袋鼠很多,随处都可见,在马路上就有。动物就是这样有活力,它们是自然界还在生存的最直接的象征,我们希望将来的阿拉善,除了树和草,除了绵羊,还能生活更多种类的生物,那将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想这是我们项目组和SEE生态协会的共同愿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8-10-24 07:04 , Processed in 0.13764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