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2050|回复: 9

[贴图]歙县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8 09: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绩溪雄路搭车,行程不过四十分钟即抵达古徽州府治歙县,这是一座拥有千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属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步出车站,眼前所见的歙县不过是一般山城的轮廓,入目最初的印象是三座桥梁横跨江上,一齐映入眼帘,在黄昏日落之际,显得格外古朴和凝重。事后查阅地图得知,左侧远处即为万年桥,右侧前方则为太平桥,最近的乃是近年修建的练江大桥。


奔赴绩溪,寻找胡适遗迹是此行的初衷,而转抵歙县却是行程之外的安排,自抵达歙县后开始循着陶行知的事迹而寻找这个城市的印象,更是意外的事,因为,陶行知无处不在,陶行知俨然成为了这座山城的一张名片。歙县名士众多,各行各业不计其数,而单单以陶行知作为城市的首张名片却不知是出于何种由头?是程朱阙里的好儒之风使然,还是其他名人所处行业的不入流所致?反正,这是萦绕我心头的一个谜。


到歙县必参观许国牌坊,这是全国独一无二的八角牌楼,其规模之宏巨、气势之威严不愧为歙县牌楼之首。顺许国牌楼而上,是该县专辟的商业园区,美其名曰“徽园”,此商业街修建于缓坡之上,至半坡,左侧入巷,巷头书写着“斗山街”三个大字,此即乃歙县徽商故里。整个斗山街近两三里长,左右两侧耸峙着高大威严的徽商豪宅,绵延数里,实乃一大名胜。街面主路面系采用青石板纵向铺成,石板两侧再以扁圆形鹅卵石倒插入土,缜密铺就,石缝间绿苔茵茵,与石板的花白形成绝配的互映,故而整个街面显得雅趣生动,不至于平板单调。





  溯街而上,一路但见老人在门前或闲聊,或做着简单的活计,使整个斗山街显得异常宁静,放眼入室,只见一束束强光从天井投射而下,屋内各色什物井然有序地摆放,有人家直接将日常换洗的衣物悬挂在二楼天井,有的充满着烟火味的屋内惟见主人静默地或坐于藤椅内怡然自得地看报,或躺于躺椅内打量着屋外经过的路人,一切都显得平和温婉。  这些都是曾经名咤一时的徽商后裔,尽管世易时移,但那份富足的雍容历历在目,这种富足不是指物质上,而是精神上的,祖辈的余荫留给后代的物质财富到今天已所剩无多,但那种精神遗产深深地影响了徽州人的生活哲学。年轻时当驰骋商场,求名求利,待年老即告老归田,衣锦还乡,这是许多徽州人的梦想,可以说,徽州人年轻时讲求的是入世精神,待年老,则近似于出世,超然物外,回归至书生本性,或养数盆花草,或精筑园林庭院,或一心向学,其一身,似乎都在以“立功、立德、立言”来规训自己。



  行至尽头,无意中发现这是徽州师范所在地,其时恰逢学生开学,家长新生穿梭不绝,至一略显古朴的教学楼前,前有一铭牌,上书“1992年周总理指示,徽州必须有一所象样的师范学校,于是徽州师范成立”等字。穿过教学楼,右侧有一小山,入眼见“行知园”三字刻于一巨石上,再贴近,白色石膏制的陶行知先生的塑像赫然显现,塑像下方题宋庆龄书“万世师表”四字,主台前方则书写“爱满天下”四个绿色大字。陶行知的一生可以说也是历经坎坷,在这,我想起了胡适,这两个徽州人杰前半生非常的相似,同年出生不说,后又同留学美国,同师从美国实用主义大师杜威,胡适和陶行知的性格又恰恰是典型的徽州人性格,温文儒雅,待人以诚,不以私心而留垢于后人。胡适有名言:“做学问当在不疑处有疑,对人要在有疑处不疑。”,陶行知则言:“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其铮铮人格日月为之无光,山河为之呜咽。


   除了徽州师范内设有陶行知头像外,徽园内还开设有专门的陶行知纪念馆,及陶行知公园,纪念馆内摆放的是坐像,公园内耸立的则是一具立像,正如我前文所说,陶行知的形象无处不在。在陶行知公园的另一侧,与其对称的地方正修建另一处公园,此为纪念歙县另一文化名人——黄宾虹先生。

   歙县是中国著名的牌楼之乡,除了许国牌楼之外,另在斗山街中段无意中发现一座砖石砌的贞洁牌坊,乃为旌表该街上一贞洁妇而设立,牌坊异常简单,镶嵌于墙体内,若不仔细观察就轻易的忽略过了,这种用砖石砌就的牌坊在徽州实不多。在斗山街末,我又见到一座石牌楼,相比贞洁坊,此牌坊更为巍峨坚固,乃为旌表任山西道监察史的两江姓子弟而设。




流连于歙县的老街区,最大的感受是街道干净利落,而家家户户都有养盆景的习惯,这些盆景或置于家门口道旁,或置于天井内,或置于庭院内,满怀生气,英姿勃勃,在庭院内,有些人家栽了不少果树及观赏树等,如红红的石榴悬挂于围墙外煞是喜人,又或有大朵大朵的花蔓延于墙头,还有不知名的小白花栽种在门前的道旁,显得格外的清新。在我正为小白花拍照之际,一声悠长的“卖豆腐咯”的叫卖声传来,让我好一阵欣喜,这方言竟与婺源话丝毫不差,一种温情默默地在心间流动。



   歙县是处处充满了文化韵味的城市,而更有可贵的是,为政者的高瞻眼光,旧城经过改造成为商业区后仍不失其韵味,而新城则在江的另一侧飞速发展着,可以说,这一点是深得我认同的,商业与文化并非天生对立、水火不容的,而在于如何协调好。新安碑园、长庆塔、太白楼、渔梁坝、紫阳桥等旧迹同样出色,满含古朴韵味,留连其中竟乐不思归了。
      自9月2日下午五时抵达歙县算起,直至第二日中午一时离开,所到之处仅仅是县城及周遭而已,更有棠樾、唐模、雄村、许村等著名景点未曾浏览,实在遗憾,不过,如同绩溪一样,把更多的精彩留给下一次。据传,婺源吴姓即发源于歙县,通过走访数位歙县人,得知歙县吴姓聚居地为昌溪、北岸两地,原有心前往拜会,但得知该地交通不便,饮食住宿等均是问题,只好放弃前去的念头,带着些须遗憾和巨大的兴奋,我乘上祁门到上海的大巴,历时六个小时抵达上海,此次徽州行正式宣告结束。但新的徽州行已在酝酿中,下一目的地将是休宁、黟县及祁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8-7-18 15:01 , Processed in 0.1047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