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388|回复: 3

徽宅进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9-19 16:5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持人:说财富故事,品人生百味,欢迎收看今天的《财富故事会》。从春节前到春节后,我们《财富故事会》栏目一直在推出特色餐饮节目,前面的节目,可能让你体味到南北大菜的不同风味,今天咱们再来感受一下空间的味道!空间还有味道吗?说出来你还别不信,北京有家餐厅还真有空间味道!不但空间,还有时间。     主持人:这到底是宅子还是餐厅?告诉你这可是建于200多年以前的老宅子,也就是清朝嘉庆年间那会儿建的宅子。老宅子最早的主人是一个师爷。也就是当年某个政府机构的秘书长!怎么样?在这种环境中吃饭有点意思吧!这家餐厅的名字叫:有璟阁。咱先别说在这里能吃到什么,光到这里转一圈,四处看一看,也够你眼花缭乱的,到这里来吃饭的人都是什么人?白领、时尚青年、还有大使馆的外国人!可是,把这个宅子从大老远搬的北京的,却是一个农民!有兴趣认识认识吗?     画面中这个矮个子的人叫汪政清,一个木匠出生的生意人。两年前就是他从南方像收旧家具一样收来了有璟阁的前生。     我觉得房子是一件大的东西,房子跟做家具性质不一样,反正那个,我在安徽去看过,还有浙江都去看过,我觉得最漂亮就是安徽,跟浙江的房子,当时我看完了激动,我要住这房子多合适啊,我就这么想。     可是,汪政清没有想到,就在他把古宅拆运到北京后的第三个月,正打算开餐馆的张皓铭和他的合伙人赵择民听说了这件事情,立刻找到了他。     张皓铭:有人说我这儿有一个老房子你能不能用,我们对老房子说实话是缺乏概念的,不太清楚老房子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就到仓库去看当时在这个仓库地上,绵延有25米,铺的全是那种黑黑的大木头,真的以为是一片废墟,因为它黑的就像刚刚烧,一堆火着完了之后好像烧焦的木头的刚被扑灭的感觉。     主持人:说起徽宅,我们大家都知道,它是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来为中外建筑大师所推崇,我这里有几幅照片,大家可以欣赏一下。(徽派建筑展示)徽式建筑,结构大多数是多进院落式,比如这个样子:(图示)一般坐北朝南,倚山面水。布局以中轴线对称分列,面阔三间,中为厅堂,两侧为室,厅堂前方称“天井”,采光通风,也有“四水归堂”的吉祥寓意。在装饰方面,大都采用砖、木、石雕工艺,如砖雕的门罩,石雕的漏窗,木雕的窗棂、楹柱等,整个建筑精美如诗。古徽州地区就是目前我国黄山市的三区四县、宣州市的绩溪,以及江西省的婺源,现在这里还集中保留着很多这样的建筑群落。可是,汪政清给张皓铭看的,却是一堆破烂木头,这哪里是我们曾经见过的精美宏大的建筑群落,汪政清是收购买卖旧家具的商人,他的话能信吗?     张皓:我很难想象他搭建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汪:后来我就告诉它这个是干什么的,那是干什么的,修完了以后是什么样的。  
  赵:当时我就觉得就像街边买苹果一样,就是拍胸脯,你相信我,哥们,这东西出来一定是一个怎么怎么多棒的东西,我说这个东西咱们不能拿嘴说啊。     主持人:一堆烂木头,这可不是张皓铭想要的。张皓铭,我们前面说过,他要开一家餐厅,他主业是搞通讯的,业余时间喜欢字画收藏,时间久了,有一天,他想办一个画廊,可是他知道,办画廊大多数不挣钱,这赔钱的买卖说什么也不能干啊,于是,他想到在画廊里再开一个餐厅,用餐厅挣的钱养画廊。他最初的想法是建一个玻璃的房子,即时尚,又美观。可是,没等设计方案最后敲定,就听说汪政清收了一套老宅子,非常漂亮,急忙赶过来,汪政清告诉他这是正宗的徽派建筑,是从遥远的江西婺源一带 “搬”来的。可是,张皓铭等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把眼前的这堆破烂木头和精美的建筑画上等号!那么,汪政清是不是在说谎呢?他真的从遥远的江西婺源一带收来一整套的古宅吗?当然汪政清一口咬定这事绝不会假,甚至在此之前,他先是发现了另外一幢老宅。     汪:最早其实让我动心的,还不是在安徽看的,也不是在浙江看的,是上海看的,真漂亮,那房子,他们叫花房,其实就是花厅,接待客人的一个厅,太漂亮了,但是那房跟我没缘,都动手开始拆了,所有的价钱都谈好了,跟商人都谈好了,就是动手拆的时候,打包装那会儿,来了一个上海人,他加了大概将近一番吧,肯定商人他就卖了。     到手的房子,转眼成了别人手里的东西,汪政清的心里,那种懊悔可想而知!汪政清原本是以采办古董家具为业的木工,1993年,在北京高碑店开了自己的店面。1998年,他开始在安徽、江西、浙江三省各处寻访古宅。     老汪:我也是木工出身,我作为一个木工的角度来看,过去的匠人能把木头这东西,搭着,一点缝隙都没有,一点错位都没有,使了二三百年还这样,看着激动啊。     主持人:老汪找老房子的标准很简单,一个是要有空间,一个是高,人在里头呆着舒服,可是,就这么一个条件,他要找到理想中的老房子,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曾多次与一些爱不释手的老房子失之交臂。不是房主不愿卖,就是不能买,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分钱,因为一个几百年的老宅子,牵扯到的人有的快有一个村里的人了,他甚至还见过一个房子,三个村里头的人都有份,这么多的人给多少钱是个够啊,给了又怎么分啊,没办法,只好眼睁睁看它倒掉!就这么找了几年,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老房子,可是,没想到,却被别人抢走了。老汪因此发誓一定要再找一个和在上海看到的那幢房子一样漂亮的老房子。     汪:后来从那儿以后,我就疯狂的,我可以说所有的事情都放下了,就是为了买房子,看房子,到底中国最漂亮的民居是什么样的,我去了浙江、江西、安徽、福建、然后山西这边。    主持人: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到了2003年7月,老汪终于在江西婺源一带,又发现了一套老宅子,房子的主人五十多岁,是因为做生意做赔了,不得不卖房,听说此事,老汪心里暗暗高兴,更让他高兴的是,房主五代单传,没有任何利益分配问题。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事情。赶快拆房动锹!于是老汪兴冲冲拆下每块木头,都按位置编号,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50多岁的房主独自一人坐在河边掉眼泪。     老汪:坐着掉眼泪。我跟他说,我说你不用掉眼泪,如果你祖上有灵的话,确实是这样,他会感到很高兴的,你看我当年做的房子去北京了。  
  主持人:你瞧,还挺会劝人!至于老汪花多少钱买的这个老宅,老汪一直保密。但是,我们向业内专业人士咨询,像这样的一套老宅,一般也得八十多万。注意这都是民宅,可不是什么文物,文物那可不能动!拆完房子老汪用十几米长的卡车拉了三车,运到北京。原想着给自己住,没想到不到三个月,这个老房子就被张皓铭等人盯上了,老汪是生意人,有上门的买卖,不做没有道理,可是,怎样让张皓铭相信自己呢?     主持人:前面说到,汪政清急着要把老房子卖给打算开餐馆的张皓铭,可是张皓铭死活不相信他,因为摆在张皓铭面前的是一堆破木头,谁相信他真的是从江西拆来的老房子?再说了修复后的样子、效果究竟怎么样呢?张皓铭无法确定,毕竟投资一个饭店,不是买一个家具。    主持人:图?没图!汪政清说了,图不会画,可以先搭出个框架给张皓铭看看。于是双方签订了一个君子协定“如恢复效果不理想可全额退款”。就这么,老汪开始了老宅的复原工程。按老汪的猜想,他三个月就可以恢复老宅的原貌,可是,事实上,老宅的复原工程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     2003年年底,老宅的复原工程开始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工程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光设计师就换了五位。     赵:像我们这个工期拖了一年多。我们举个例子吧,我们这个老房子差不多立完了,把主敦摆好了,木头放在这个柱敦上,你可以回忆一下,以前的徽派建筑,他们就是这样,这个柱子单摆在这个柱子上没有任何连接,就放在这上头,都快干完了,来了一个朋友,说兄弟你们胆太大了,说这个不能这么干,你要想象一下,我轻微一个地震,它基础是不动的,但是它上面是动的,那就算散架了,完了找专业的古建筑人给我们出主意,然后又把这个房子抬起来,完了又给我们再加一些结构,把它加固,就这样这种,按照施工工艺来讲,反复的地特别多,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张:所以第一任设计师这件事情死活不知道怎么进行下去,加上好多人请他做设计,他实在耗不下去他在这儿耗了半年。     主持人:第一个设计师终于耗不起时间,走了,接着,又来了一个法国的设计师。    赵:特别漂亮的,女设计师,对我们这个想法非常着迷。    张:朋友带她来一看,死活不想走了,我就要给你设计。     赵:设计图很快给我们寄过来了,其实这些事情,现在我们讲,心平气和地讲,虽然我们这些东西一个一个在换,但真的不能怪他们,因为这个东西,首先没有人接触到这个中国民居,老宅子,中国设计师大多还是想的,怎么创新,怎么酷,怎么玩,玩造型,老房子本身没有这个概念,再一个这个老房子,由于老汪我们操作的不规范,就是这个房子是一个什么样也不知道,就是这个标高是多少啊,完全不知道,一切都得等着这个老房子起来,而且我们股东之间,我们这几个股东也都是要求非常好的,都是那种想法非常多的,老张都是比较疯狂的,我们可以说是一天几个主意,也把设计师确实给折腾疯了。     主持人:听明白了吗?有点外行人指挥内行人的意思。就这么,漂亮的法国女设计师也走了,后来,第三个设计师也没法干下去,只好又都走了。好不容易找到第四个设计师,把活算
是干完了,装修也全部结束了,买来桌椅板凳就可以开张营业了,可是就在这时,张皓铭却做了一件疯事!     赵:印象特深么,在我们这个外面露台上,我们跟老张半天没说话,老张就真诚的看着我,说老赵你觉得这地儿咱们得改吗?我想了半天,真得改,老张说,那咱们这好了,这次是最后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说好了。     张:一夜之间,你要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呢,坦率地说就是因为我并不是设计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有很多我必须在他作品完成的时候我才能评估。很多专业人士可能听草图的时候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想象,那么是好还是不好就能够决定了,我们只能够说看到作品。尤其当时因为看到那个包间,把那么好的风景全部挡了,而且这边只能坐十个人,我就在想,是为这十个人服务,还是我要考虑到到我这儿所有人都可以领略到他应该领略到的风光,就是因为这件事困扰了我一夜,到第二天无法忍受了,就那种冲动,任何人再怎么劝不怎样阻止了,必须砸掉。    赵:真是咬着牙给砸了。     张:我为这件事跟我的爱人还发生过争执,她认为在这个上面改来改去浪费太大了,你知道光我们做那个浮雕那就很贵。现在我要把这个整个全部推倒,这一个包间给他拆掉。    赵:我说老实话,他比我大这么多岁,但是他比我们疯狂。我自以为我是一个挺不按常理出牌,我一直认为我就是挺古怪的做事,或者是,因为我每天想的就是与众不同,我要做的事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但是我碰见老张,我觉得真是碰着师傅一样,他比我想的,还古里古怪。    主持人:两个古怪人凑到一起,这想法也稀奇古怪!别人开餐厅,恨不得很快开业,赚回投资,可这两个人,楞把餐厅当成了一件艺术作品!慢慢地精雕细刻。可是,他们这里精雕细刻,汪政清哪受得了啊,他原来可是想着三个月就交工的。     汪:说一个月俩月啊,二十人就支起来,修复起来,后来因为在做的过程,肯定有一个进程,在那个进程中,今天发生这个变化,明天发生那个,就是一丁点一定点的往前做,就做到这个程度,当时我跟老张谈的,支起来就算,不做漆也不做蜡,我们还把它洗干净了,就行了,后来一看洗干净不行,洗干净容易脏啊,又重新处理。     汪政清以前虽然干过木工,但是,他没盖过房子,更没有修复过老房子,他哪里知道,修复一套老房子,远比他修复老家具复杂的多!     老汪:最大的难题就是配料,北京没有,要缺一根柱子,或者缺一根串,还得要去当地找,又不能使新的做,新的没法替代。     记者:所以说你中途又回过一些江西等地?    老汪:为修他那个房我去了两次。     主持人:后来老汪一直告诉我说,这笔买卖他亏了,至少他少做了一年的生意,一年时间,做了这一件事情,时间、工钱、料钱,他投入了不少,早知如此,当初他一定不和老张那么谈生意。不过,工程结束后,老汪还是挺高兴的,至少他没有想到,这个房子建成以后,会比他当初给张皓铭描画的更加漂亮。  
  张:我相信这个房子的搭建的结果只有他知道。因为房子是他拆的,他见过这个房子,他知道这个房子有多么多么的漂亮,但是这个房子至于作为一个餐厅的出现,以至于今天这样的结果,那肯定不是他能够设想的,但是坦率地说,当这几根柱子一立起来的时候,我和我的合作伙伴包括很多的人,其实那个时候一看已经看出来他未来的结果了,所以我们说生活在今天是一个主意的时代,就是你有没有思想,有没有主意,没主意特笨,跟着人家跑,人家干什么你干什么。     赵:老汪经常组织一些看房团,到我们这儿来,就像导游一样,老汪非常高兴,跟我说了好几回,哎呀,虽然这房子价钱挺低的,但是落你手里,他真的很高兴的,因为凭他的那个能力,他一定不会做成现在这样,而且放在这么醒目的一个位置,大家每天这么多人来看,它的这个宣传作用一定很大,老汪挺开心的 。     老汪:肯定没想到。如果想到这么漂亮,肯定当时不会说,保本卖给他。不赔钱就给人家了,我跟有景阁说了,但是后来初衷的想法是对的,做我的展示,放他那儿展示,比放在任何地展示都好,去的都是名流。     主持人:现在,老汪和老张当初怎么谈的生意,老张当初花多少钱买的这个老宅子还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但是,张皓铭告诉我说,这个房子现在比他当初从老汪手里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已经增值了十倍。     张:在搭建的过程当中,我是越来越清晰了,这个房子每天发生的变化都是非常大的,这个房子他就是恢复特别鲜活,你两天不来看变一个画面,那个时候真是激动人心,因为你这个项目激动人心,所以愿意参与的人就特别的多,我们碰到这么多的设计师,首先是不谈钱,这件事我喜欢。     赵:你看他们的表情、眼神能看得出来,他们真是觉得这个想法,这个概念都是拍案叫绝,都是没想到的,其实他们都想到了,我们去从那儿拆回来一个老门,拆回来一个,但是谁也没想过这个房子可以整个搬过来。     张:所以我说在我们今天从事任何一项工作事业,那么,有好几种办法效果是不一样的。一种办法是最常规的办法,我觉得是累死人的办法,就是说我们不是靠头脑,不是靠概念去生存,而是靠常规去生存,同样有的人比如建一个餐厅,我们说从他开业的第一天,他已经开始算折旧,而我们这个餐厅从开业的第一天我已经在算增值。     主持人:新的消费动机的需要,使一座200年前的徽宅来到了现在的北京城。张皓铭的有景阁现在每天是客流不断,他准备在四川成都再建一个这样的餐厅。而汪政清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今年,他又收来了两套徽宅。这两套宅子他不打算卖,他在北京高碑店村又支起了两座旧宅的框架。他的想法是在这里复原三座徽宅,形成一个小型的民俗文化艺术村落。他还打算在这里搭建一个戏台,邀请乡土之间的民间戏曲演员来演出。一座老房子给两个人带来了新的商机,说一个有趣的事情,听说房子建成后,老汪想在房子的门口刻一个牌子,写上房子的来历,刻上自己的名字,张皓铭死活不同意,对张皓铭来说,这样的房子越少越好,老汪呢?当然是越多越好!
发表于 2016-7-23 10: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好好讨论一下,真不错











今晚福彩3d预测 今晚福彩3d预测 neiba.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8-10-24 05:07 , Processed in 0.1637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