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280|回复: 1

王楚禹:艺术的职业精神就是“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19 22: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王楚禹,生于70年代早期,陕西人,身材很高大,皮肤很黑,带有西北人所特有的野性气息。认识王楚禹是在他参与的一个行为活动上,在那个行为表演活动上,他扮演了一个恐怖分子,戴着一个黑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之后听他说话,与他交流的时候,发现他还是很具有“恐怖分子”的潜质,因为他的一言一行都暗含着对各种社会现象、各种社会意识形态的抨击与讽刺。所以,在以后每次见他的时候,都会在潜意识里面隐隐觉得他具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攻击性”。
受访者:王楚禹(以下称王)
采访人:郭赟(以下称郭)  玉石(以下简称玉)

作为一个激进、前卫的艺术家,王楚禹看起来显得与众不同,而从王楚禹的生活来看,他也许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现实中人,有点超脱的感觉。


郭:现在网络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媒体,它不像杂志,轻易不能发稿。

王:杂志在目前来说,政府是比较通融的。现在是艺术圈本身内部堕落、腐败,TMD(粗口)官方压制比十年前松多了,但是杂志自己没有志向,他自己(杂志)没有志向就是一个混混的一个平台——它不是一个艺术的平台,它无力于争取言论自由——根本没有。一个杂志没有文化上的志向没法办下去——其实就文化。



郭:其实办杂志会涉及到很多问题,不光是政治,还包括经济上的运作,资源的整合等等。

王:还是办杂志的人的问题,杂志还是人办的。

郭:如果你只仅仅发一些新闻消息,没有特色,也就谈不上什么文化了,杂志必须要注重它自身的深度。前些天在刮子那里我们说起过话语权的问题,现在对于杂志来说,还是有一些束缚。



王:现在艺术圈面临的问题不是政治的问题,政治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它是两个问题艺术政治。艺术圈的问题,是对于它本身一个职业精神问题——艺术职业精神的问题。

郭:你看艺术的职业精神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王:当代艺术就是“混”的精神,我说的“混”就是混江湖,混一个吃喝、混一个名利。

郭:这么来说,就比较功利。

王:这个功利,还是一个混乱的功利。特别混乱的,没有任何志向的人,有奶就是娘的这些人,在当代艺术成为了主流艺术家群。



郭:你以前做过架上艺术吗?

王:我原来也是画画的,后来就一直做行为了,以做行为为主,绘画为辅。97年98年画了两年画,96年做行为,中间停了两年,一直到99年又开始做行为,一直到现在。

郭:为什么要做行为呢?

王:做行为不是对语言有多少认识,而是选择了一个前卫和激进的方式来从事艺术。这个当时还有社会背景,因为当时大家对这种最前卫的语言都感兴趣,所以很多人都做过行为。这是一个潮流。

郭:我看到你在关于“大道艺术节”的那篇文章,你认为行为艺术是一种比较纯粹的艺术种类,而舒阳则说行为应该跟舞蹈划分在一个范畴,你是怎么理解艺术的呢?行为和架上是不是在一个范畴内艺术形态?

王:从艺术语言来说,行为和架上、雕塑就是一个语言。

郭:就它本质上来说还是艺术?



王:艺术它是要承载哲学思想的——对人焦虑的,对人的问题的一种看法,这些东西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我们用艺术来表达一个东西,和文字与戏剧是不一样的。

郭:既然是这样的话,作为艺术家来说,他是不是可以不考虑其他的一些外部因素只考虑作品呢?就如你刚才说的,是一种职业的特性。

王:我们打个比方来说,为艺术而艺术,还是为其他的而艺术?你看我们所有的为艺术而艺术的作品,都会谈很多——写很多文章来谈他,那么付诸于文字的话它就归到了哲学理念上,所以没有为艺术而艺术的,所谓的为艺术而艺术,也是不存在的。

郭:那就是说没有纯粹的为艺术而艺术的艺术家,可以这样理解吗?

王:因为人没有达到纯粹的——不可能到达纯粹的。像老庄说的那样的纯粹性不可能,特别是在我们这个时代。但是,我们不能不去抵抗这种不纯粹性,我们要面对这种不纯粹性,否则,你就归隐山林,永远没人知道你是谁。所以说没有为艺术而艺术的纯粹艺术,纯粹的艺术,最后还是划分到某一个美术史里面,某一个思想哲学观念里面去谈他。



郭:你的理解,做为艺术家来说,他应该怎么样去做呢?或者哪些是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呢?

王:这个没有标准,比如说一个少先队员,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郭:那就是说,艺术家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受到批判,是吗?

王:不是说不能受到批判,我们说我们也不能用道德来批判,也不能用真诚与否来批判。我们现在的批判是,好的艺术家有超越性的生活,有超越性的理想,和超越性的行为,为什么要提到他的超越性那?就是说他区别于世俗生活,我们不能因为艳俗和玩世,哦,TMD人都是世俗的,决不能这样。这是有标准的,你有超越性的东西,你有超越性的一生,你才会用你的一生来告诉后面的人,人生还有哪种乐趣,人生还有哪种观念,用哪种理念更快乐或者是更加高尚,我们不能不提这些字这些东西。



郭:就是说你作为艺术本来就是追求高尚的,或者是追求真、善、美的?。

王:就是说你要比空洞乏味,枯燥无比的庸俗生活,要高级一点,这样你还会给人类带来一些好的东西,来自我们生活的一些审美快乐,都是来源于我们艺术家的创造,房子的建设、陈设、嗜好,我们看一个电视剧的评判,都来自于艺术对它的熏陶,艺术的语言它就是这个语言。所有我们排除掉的——当然我们排除掉那些归隐山林的,追求绝对纯粹性的,即便这样的人,也会给世俗的人来带震撼。它出家了,一个人真正的出家了,一个人真正离开了城市,一个艺术家自杀了,都会给人带来了震撼,操,不是说人是麻木的,什么都不在乎——在这个时代。



郭:在这个时代,不管是做为艺术家,或者说做为社会上的人来说,都有身份差异的,不同的身份,他会用不同的语言来说不同的事情,你是怎么看待他们身份差异中的话语权问题?

王:他是有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说社会问题,必定要分三六九等,这个人类社会一直是这样,但我们要看一个人身上,我感觉就是一个“厚”的个人的人格,或“薄”的性格。厚的人格是什么呢?就是说一个普遍的意思,一个人要做爱、要吃饭、要有亲情、友情、爱情……这种东西在个人的基础上,他所浮现的这种人和其他人的不一样的东西,这就是他的性格。
发表于 2016-7-28 23:3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3d预测分析 3d预测分析 neiba.cn/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8-7-19 04:28 , Processed in 0.1421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