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674|回复: 6

现代艺术实验报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0-10 15:3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今天来看,现代艺术也被称为“当代艺术”,是一个被炒得热闹非凡的艺术现象,同时也是一种被学术界日渐重视和期待的艺术研究对象。在几乎二十年前,当我们刚刚踏入艺术界,试图以自己的兴趣和梦想来划定自己的未来人生方向时,现代艺术或者说“当代艺术”还是一个处于实验和探索阶段并兼有危险性的艺术禁地。

  现代艺术曾经是属于“雷区”的艺术禁区。曾记得北大哲学系和对现代哲学萌发兴趣的艺术青年在北大校区内与从事文学艺术的热血青年一同去尝试着在政治解冻还刚刚开始的中国土地上试图实验“我以我血荐轩辕”的“五四运动”精神时,中国土地上改革的春风还没有吹遍大地,只有偶尔的和煦春风和短暂的宽松与接纳,现代艺术还是属于被警察和公安部门监督和暗访的对象,现代艺术工作者或者说那时的“当代艺术”工作者似乎在从事着属于敌后特工的工作任务。

  那时,在寒风和凛冽的冬天里,现代艺术工作者抱着满腔的抱负试图尝试着去与“铁板一块”的制度抗衡时,遭遇到的多半是政治辅导员的谆谆教诲和大学系党支书的善意提醒以及同学们惊讶的态度和鄙夷不屑。

  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批判和“六四”学生运动被定性 后,现代艺术或者说是“当代艺术”一度被视为一种特别的介于政治犯罪与意识形态范围内的势力较量,是属于世俗范围不能接纳的艺术实验和探索,是一种介于“疯子”和“正常人”之间的游戏。那时仍然抱有着艺术理想的艺术青年或是选择了抛弃宏大抱负,或者选择了娶妻生子,或者是去建设家园,或者是远渡重洋离家留学。

  自由的意志与对哲学思考的混杂,对理想的追逐与对中国情况的忧虑与焦灼,使得当时的艺术家介于“知识分子”与“政治家”和“哲学家”之间,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艺术工作者”,或者是单纯的技艺实验者。

  艺术从来都是与思想,与政治意识,与时代节拍,与大的社会环境联系在一起的。艺术不是高高在上的“维纳斯”或者“米开朗基罗”,而是走下圣坛的普罗大众能够接受和阐释的艺术媒介体,艺术可视图像,艺术语言和符号,艺术探索手段,艺术实验的模式等等。

  在时间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的情况急剧改变。也许是在被禁锢了几十年后,中国的领导人看到了与世界的差距,或者是长期的政治意识形态的较量让人们看到的是内耗与紊乱后,打开国门与越来越多的热血青年选择“洋插队”---出国留学,使得中国不再以政治性来看待问题和人们所选择的生活方式。

  于是,现代艺术在选择了数年的“北漂生活”后,在结束圆明园式的流浪与乌托邦式浪漫后,在被警察与公安拘留和审讯的日常化后,在被普通人异样地看待和非议后,在选择乡野式留存和被主流意识形态抛弃后,重新又站在了社会大众面前,选择了重新被人审视和作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一, 宋庄艺术区

  宋庄艺术区是最早曾在圆明园--政治禁锢的边缘地带选择艺术地生活着的人们选择的最早实验地---低廉的租金,乡居的生活方式,与普通农民不存芥蒂的接触交往,与政治远离又割舍不下的距离,以宽松的自由方式接近的日常生活,让当时被解散的圆明园艺术家选择了乡居的生活。

  一方面,他们可以不存在太大生活压力,一方面他们可以在与自然贴近的生活中寻找到灵感和创作的动力;另一方面,他们在“艺术公社”般的集聚中获得一种思考的自由和交流。

  在几乎与城市生活绝缘的地带,相对自由的空间和与村民近乎亲友般的交往,在消费与市场还没有大军逼近时,乡野和自由的生活让诸如方力钧,岳敏君等圆明园的艺术创造者获得了创作的极大空间与自由,也为像栗宪庭这样的现代艺术提倡者----“现代艺术教父”赢得时间和获得对现代艺术实验坚持下去的勇气和毅力。

  在乡野的地方选择一种近乎乌托邦式的生活,在逐渐减弱的意识形态范围里,现代艺术获得了逐渐市场化后应有的宁静与安详。而消费文化的强大势力尚未获得闯入这块地盘的通道。

  二, 上苑艺术家聚落

  最早上苑艺术家聚集,是因为被主流意识排斥的中央美术学院教师王华祥的“飞地艺术实验室”的偶然发现,或者还是因为湖南美术评论家邓平祥的主动进攻,或者也是诸如内蒙美协原副主席---贾方舟先生一样属于体制内允许的“北漂”们的选择,他们发现和决定了昌平温榆河畔的艺术乡居生活。

  上苑艺术区,以有一定社会身份和艺术成就的艺术家为主,集结了诸如哲学家周国平,文学家兼诗人西川和音乐,文学,绘画方面的中青年人,在小汤山下汤汤的流水边,在泡桐树和扬树的树叶飒飒中,在村落与乡镇的城市化与乡镇的宁静中,选择了风景如画的诗意生活。

  三, 平西府艺术家生活区

  在前往小汤山的立汤路上,有一个地名叫:“平西府”。据说这里曾是明清时期一名武将的府邸,其在官府中的地位近乎皇帝的兄弟---即皇子,与位于北京市区中心地带的“恭王府”级制基本属于一个档次。

  但是,在这个名叫“平西府”的地方,也聚集着一些艺术家,比如大名鼎鼎的袁运生,还有与他年龄相仿的一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他们年龄介于60-70之间,在艺术上有历史积淀,有艺术修养,还有一些打破禁区和禁锢的艺术实验,相对于一些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而言,他们在政治上的地位和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是也许他们在艺术上的实验和探索,值得比他们更年轻的艺术工作者去借鉴和吸纳,接受或者消化。
  四, 西山知名艺术家集聚区

  似乎也可以被称为“艺术家别墅区”。在原来炉火冲天,灰尘漫天,迷蒙常常占据一年四分之三天气的重污染区之外的边缘地带---从首钢前往西山—燕山山脉的一部分—北京城区所处华北盆地的边缘地带,没有水,树也不多,但是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有着属于北京城最早建成的发源地---潭柘寺---不远的山区,一些在艺术史上拥有话语权的著名艺术家,与主流意识形态保持密切联系和具有社会影响度的艺术家,比如张仃,龙瑞,张钦若,张祖英等他们在这里拥有诸如艺术别墅一样兼有居家和工作室性质的艺术区。他们对艺术的信仰和追索具有经典性和样式性,并且在现代艺术改换旗帜,旌旗飘扬的时代保持着它们的节奏和典雅,保持着艺术样式的固定性和经典性,艺术追求的信仰和崇高。

  五, 费家村和索家村国际艺术营

  听上去,有些象是“二次大战”时期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味道。在乡村的边缘地带,在城市与乡镇的间隙地带,在前往机场路的路边,一些艺术家选择了乡居的生活方式。最早是一些国外画廊的艺术经营机构,如著名的红门画廊创始人布朗寻找为一些国外来华的艺术家,提供可以进行短期实验的基地时发现的。

  那时,周边是地道的农村,是玉米和麦子种植的广泛地带,但是遗留和保存着一些大仓库厂房,空旷的空间,可移动的构件,可以更改变动的自由,对于进行艺术实验的国外艺术家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在这里著名的红门画廊有着空间不小的实验空间,有着名叫“香格里拉”的赫赫大名的艺术空间聚落,让这里远近闻名。最重要的是这里位于前往首都国际机场的顺义区和朝阳区交界的地带,在重新选择使馆驻地的德国大使馆新址以及影视界明星聚集区域的地带,艺术家与知名影视演员之间的互动和号召力,也成为吸引越来越多的外来“北漂”艺术家们聚集的重要原因。



  六, 北湖渠酒厂艺术园

  在从亚运村前往望京新城的路途上,途径一个名叫“北湖渠”的地方,原来在这里是一家著名的生产酱香型白酒的厂区旧址“北湖渠酒厂”。但是,由于城市化改造和周边地区的工程建设,影响和改变了原有厂区的使用,于是靠近废弃厂区的中央美术学院花家地校址从事教学的中青年教师寻找到了就近从事艺术创作的实验地。

  望京新城韩国企业和公司的扎堆,让韩国著名画廊“阿拉里奥”选择了在这里开辟空间,对中国现代艺术进行推介和展示,在中国和国际间寻找一条可能的交流通道。

  越来越多的国外画廊介入北湖渠酒厂地区,参与策划具有国际交流性质的国外艺术展览和宣传推广。

  七,798艺术区

  大名鼎鼎的798艺术区,是最早由中央美术学院从事雕塑的艺术家为在望京地区寻找能够从事雕塑实验的空间而发现的现代艺术实验区。拥有专业知识的艺术家们,在利用和改造废弃的空间中,逐渐发现该建筑群的“德国包豪斯风格”即现代设计的风格,拥有良好的空间感,采光感和现代工业感的纯粹性,于是来自国际的“loft”概念,美国式的对工业化废弃物的改造理念,被运用到即将被废弃的原国营电子第十一所的车间利用上。建于1956年中国工业化时期的厂房车间也被从海外归国的艺术家, 如曾参与“星星美展”的黄锐(日籍中国艺术家)等充分地参与策划,被诸如参与《北京人在纽约》导演和美术创意的艾未未等实验艺术家赞扬和宣传。于是,国营电子第十一所的正式称呼被简单明了的“798艺术区”替代。

  现在,这里几乎成为从事艺术工作的人或者艺术院校的学生,外来的国际机构,在京外籍人士热衷关注的地区以及被旅游业新拓展的热门地区,从而也带动了对政府实施“酒仙桥地区”旧城改造的加速,给这个地区带来更大发展的希望和现代化的原动力。

  八, 艺术文件仓库

  最早实验艺术家艾未未在靠近机场路附近的地方自己建造的房子——工作室与起居生活空间,接待来自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基金会和赞助人,被视为富有“实验性”的建筑设计范例。

  在建筑界几大“个涩”设计师排名中,艾未未与同样从美国回国的张永和(其父:著名建筑家张开济,天安门城楼的设计者)北京建筑设计院的崔凯,青年建筑设计师马岩松,南京建工学院的王澍一样被公认为属于新世纪的实验设计师。

  他的艺术仓库,没有栏杆的阶梯,水泥抹面的地面,地热采暖的先进性和他自己创作的摔碎的小提琴变成一件现成品,宽大明亮如仓库的会客空间,敞开无遮拦的如厕空间,无距离隔膜感

  的卧室开放性,都严重地打破了建筑设计的禁忌和约束,将建筑变成他手下的一件道具,成为他解构传统建筑概念的一件代表作。他幽默而开朗地与“现代性”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2007他策划参与的“童话”行为计划获得欧洲基金会的极大赞助,一千人的参与,国际顶尖的巴塞尔国际展,新闻媒体的疯狂追踪,将中国人对“国际”的概念与理解彻底地拉近,将中国人的参与和处处“出场”演绎到了一个极致的高度。

  九, 马驹营和东营,一号地

  艺术家王利丰曾在区别于费家村和索家村的东营——靠近顺义机场路的桃花园一般绿色掩映的地带,拥有自己的工作室。也许是因为漫漫征途一般的距离,离居住地太长的距离让他重新选择了距离索家村,费家村不远的马驹营重新开辟阵地。

  他,最早在中央实验话剧院从事美术设计,但是,体制外的自由和对艺术创作的自由性的吸引让他选择了从事单纯的艺术创作。他带有中国符号和东方色彩的画面,凝练的色彩与具有东方意象的画面结构使得他在与国际性画廊的合作中,显现出恒久的艺术魅力。在对现代艺术火爆的现象分析中,体现出一种属于优秀艺术家的睿智和理性。

  马驹营与费家村,索家村的距离,与马驹营和即将成为中国美术馆新址的一号地距离似乎等同。高大的空间,钢性结构,占地的开阔和周遍的自然景观成为代表政府机构和国家形象的国家美术馆的新选择。

  十, 东小口钢构件厂艺术部落

  在距离天通西苑不远的昌平东小口地区,有一个隐藏在春天绿色里的艺术部落。

  从山东临沂移居京城的艺术家们在这里选择了原钢构件公司的厂房和空间,打造属于中国画精品的艺术部落。

  原有的厂房结构保留存在,玻璃采光,水磨石地面,保留和继续使用的办公大班台,写字桌椅和原有的画院性质的工作室的主人习惯相近,拥有着亲和性和无距离感。

  在这里,还有清华美院的两个实验性摄影工作室。个性化的展示空间和可以迂回行走的长廊,对明清旧物的保留和使用,使得在建筑的实验性和采纳性上显现出独特感和文化感,也显示出摄影工作室的眼光和个性选择。

  也许,现代艺术由于它潜在的内在蕴力,它的先锋性和实验性,在政治和艺术之间跳跃的思维方式,在意识形态和艺术形式法则之间的选择性思考,在制度和体制的夹缝中,选择了一种具有着“知识分子”性的生存方式,因而,它具有了实现“当代性”的价值和意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8-7-20 05:21 , Processed in 0.10809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