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黟人

【鲍传江-被思想折腾或折腾思想】(飞信更新)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26 10: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晚和朋友喝点小酒,朋友说,要安排一个人物在电影里活动,然后把我所有短信串联起来,一定精彩。由此想到1996年时,我的一个长篇《死去的树凭什么叫木头》。小说中的主人公感觉现实问题太纠缠、会发酵。他就主动要求重活一次,回到他以为是问题起点的1957年。他的追问热情让作者难堪,作者知道问题发生要早的多,但要是把主人公放逐太远自己也难以掌控。就这样,长篇刚开头两节,作者就把主人公束之高阁,这个已经出走却又刚刚离开的可怜人儿只好持续看着作者吃喝拉撒……十年后,一个在文学界很有些影响力的人偶然看到上面两个章节,他说,就这两节要是在他们作协的杂志上发表,那个德国汉学家也不敢说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这话差点让我开心了好一阵子。足见我骨子眼里有妩媚的东东。我的朋友要是突然转向拍了电影,我会告诉她这个细节。

鲍传江 2008.9.26
 楼主| 发表于 2008-9-27 18:5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找不出几件能和收藏媲美的快乐事儿。在林林总总的古玩摊上,你就知道有几件东西在等你,她简直就是为你而生。但她表面上坚决不动声色,你白白地血压升高、脉象异常。真正的互动是在你们独处时,有一种抚摸叫“意盘”或“心盘”(把玩古董的行话)。不是有些小姐按摩只用力气的那种。接着就如你以前说过的,寄寓在器物内部的委屈会发表出来,一种宝光慢慢温文尔雅。再也不离不去。前人的手泽和你的重复着,语言原来远远滞后于情绪的高速活动,不可告人快乐说出来就有些勉强,这时候要有一段乱码的文字才过瘾。

鲍传江 2008.9.27
 楼主| 发表于 2008-9-30 14: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从上世纪的教材里分拣出几篇文字,历史被转向就赫然在目了。接下来发生什么也水到渠成。比如光绪三十一年杜亚泉编的高小笔算教科书有这样一课:每股百元之股票二十五张,每年所派之利为九厘,问半年得利银若干?前后的课题涉及关税、保险、公债等。1912年,刚刚发生的铁达尼号事件就被编入初中国文课本。1949是个拐点,当时的国立北京大学有如下的中译英试题:人民的军队过了长江,所向无敌打胜仗。再过二十几年,新生入学第一课持续是万岁万岁了。写到这,我想补充一句,喝多了三聚氰氨,可能要花上一辈子排毒。

鲍传江 2008.9.30
 楼主| 发表于 2008-10-4 11: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夜铃声响亮,而且越来越响亮,黑暗里扩散着惨白的光。墙外面都能感觉到的那种。可我就是不信。因为我每天睡觉前都会把手机调整到无声状态。它当然不该张扬的。铃声持续无趣蜂鸣,真见鬼。真见鬼了吗?至少这回没有,第二天早晨爬起来一看,昨晚喝多酒忘记调整手机接听方式了。这没什么悬疑,就像上辈子砍光了所有的大树(总有人告诉我:那些上千年的、几人合抱的大树曾经村里村外都是,山上就不用说了,1958年前,很多树林还会偶尔窜出老虎),后来连湿地都被人的意志删除,裸露的土壤直接和水发生关系,生态异常了。你只好相信这个事情的逻辑关系。找不到一片浓重荫凉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如我昨晚的情境一样合理。

鲍传江 2008.10.4
 楼主| 发表于 2008-10-8 22:5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照顾读者是件危险的事。我早就了断了和人民大众交流的念想(十几年前写过这样的句子:城市,只通过面包,和麦地发生微弱的关联),阻断了又没有憋死,是因为这两年我会给自己发信息。我慢慢地让身体这个“河床”有点喜欢灵性的河水狂放。这个玄妙机关,我迟早会告诉一两位朋友。算是我浮上来吸口氧(这是较早时候的一个段子,现在公示,说明我还“热爱”生活)。

鲍传江 2008.10.8
 楼主| 发表于 2008-10-9 1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防止自身的不稳定。我会在缺钱时尽量叫停思考,我认为要是自身漂泊一定会带上不良情绪,这东西会使判断失准。通常这时候我会叫卖几件古玩出去,扩散古人的美意和所谓追求真理在我是鸟之双翼。我的尴尬在于:我在未来极不确定的时间里(关于这点,我讲的够多了)干着天长地久的活。基于此,我叫卖时总是有些心虚,心虚使我的思考断断续续。

鲍传江 2008.10.8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0 12: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1949年后中国画传达的人的精神凋蔽是个事实。照理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可以顺便造成一种美术表现时颠狂。但不幸的是在不原创的现实主义--苏联的现实主义笼罩下,这期间或前后的作品大部分无聊无趣。在山上放个高压电铁架、汽车之类不仅煞风景,而且阻断气象。以艺术的名义造假并推进社会恶化,这种互为绑架的结果让此期或前前后后的中国画成为无数烂账中不太起眼的一笔。令人惊叹的是,你在早先中国人的视觉史上找不着这类蹩脚的不知如何处置的文化遗存。关于这点,我以前讲过,以后还会再讲。尽管我对这个小系统不愿支付过多的精力。

鲍传江 2008.10.10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1 17: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基本上无处可逃了,特别是那次去皖南,当你知道农家客栈的抽水马桶因为没有地下管道而垂直排放时,你刹那间对这些表面上的青山绿水丧失了雅兴。现实调动那么多看上去很美好的东西来蒙蔽你,让你开心,你偏偏洞见了景深里的困扰。于是你前面找不着路,就算走在路上你也没有路向。更大的问题是你必须走,这真是一件难堪的事。也不排除有时会有幻觉迷乱一下,但酒会醒、天还是亮了。我知道这都不可避免,我也不知还能对你说些什么。

鲍传江 2008.10.11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3 10: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看官,话说当年伯乐老矣,推荐了九方皋相马。这位仁兄从秦穆公办公厅(秦那时还是草寇,俺这里预支桂冠)领了军费,风尘仆仆赶到蒙古,在无数马匹中牵出一匹。接下来日夜兼程回来交差--秦穆公还等着马上得天下呐。闲言少叙,那马在午门外(这里且丢个破绽,留待考据癖癖一癖)拴好,九方皋急急参见秦穆公,秦即刻召见,索性免礼平身,问马公母、毛色、年龄几许?各位看官,虽说这九方皋在茫茫马阵里通灵似地快速拣选一匹,但回程也历时经月,怎么就不识牝牡骊黄呢?这个在今天美院学生看来完全不是问题的问题,嘿,九方皋还楞是回答不出。要不是两厢老臣(头衔也是预支的)苦苦劝谏,九方皋这会还不被拖出去阉了?还好,那时的秦穆公还有点亲民姿态,说话间来到校场一试坐骑。这一下非同小可,借后来的李贺的说法: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再来句大白话,这匹马就是为大秦朝生的。还有句套话,大秦朝要没这马,中国的版图都不知后来啥样?话本一表到此,原定的下回分解,想想也罢,还是把话早早挑明了,这一出就是说给美院老师和那些冒充“奶牛”的批评家听的。不过俺也知道,你们也是被教坏了,被教坏了然后交坏别人实属无奈。就凑合着过吧,俺要操心的事够烦,也顾不上持久跟进。(黄永厚先生早先对本文有重大贡献,特别致谢)

鲍传江 2008.10.13
 楼主| 发表于 2008-10-15 09: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晚例行喝点小酒,有朋友聊到常识问题,然后强调回到常识。对此我倒是有发言权的。至少十年前,我就感叹常识被做坏了,比如水,过去沿着河走,渴不死。掉到河里,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游泳要么淹死,现在多了个可能,在淹死之前可能先被薰死(最好主动憋死)。说这话好几年后,某天,一个朋友打电话来说,真应验了,报纸上讲昨天广州有个女人投河,往水里走着走着,水太臭,受不了,又回来了。说完这故事,前晚的酒桌上一阵苦笑。硬着头皮往前走肯定不行了,常识又回不到,该如何转向?就比如总共有10头奶牛产奶,你是要他完成30头奶牛的产量,他现在不加三聚氰氨,他还要加别的什么。说到这,一阵沉默,直到牵挂出另外的轻佻话题。一个晚上就晕糊糊的过去了,挺好的。

鲍传江 2008.10.1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8-21 13:27 , Processed in 0.1155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