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黟人

【鲍传江-被思想折腾或折腾思想】(飞信更新)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15 22: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并不喜欢把焦距调得太幽深,那样做很辛苦。我只是看着一些近视的人满地找牙有点搞笑。搞笑倒也罢了,还不顾自己没水份,硬是把汉字也弄得干瘪了。读那些出口未遂又转内销的汉字还不如自慰。但他们的人工乳房情不自禁地乱晃的确严重干扰过我,被勾引过的我也确曾用视野的余光去搜求过主流关照。好在我拥有的历史资源规定着走向,使得我没能进一步“水性扬花”。这结果让我倍感庆幸。

鲍传江 2008.9.15
发表于 2008-9-17 10: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列文字在我的专题里会有些突兀,但我只有把它写出来我才心里踏实。我前两年因腹部剧痛住进医院,接着查出一粒胆结石。医生就动员我做手术,一再强调是微创(伤口很小)。我再三考虑后签字出院,然后每天倒立两、三次。从那以后,没因此打过针、吃过药,也没疼痛一次。我甚至没去复查过。说出这些,我也不十分确定别人该不该效仿,尤其是吃了毒奶的小孩。我只想强调这是个事实。对于事实,我总是比较尊重,而且设法把它说出来,让别人借鉴。

鲍传江 2008.9.17

[/quote]
 楼主| 发表于 2008-9-18 11: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收藏的文房专题里有好几件清朝前后的竹木臂搁、笔筒、笔架等,其画面不管是浮雕、透雕都神形一律:水流舒缓、山色葱郁:船上的人儿怡然自得,全没有去见客户的紧迫。岩壁不论多陡峭也不会塌方,因为老树枯藤和它有默契。沿着岸边作业的樵夫、猎户自然不需要背着矿泉水解渴。这样的文房后来有大量仿制。我当然也买过很多赝品。我只想说,感觉最终可以解决求真的问题,这要加上时间,还有学费,悟性高了就好办。现在又跑题了。

鲍传江 2008.9.18
发表于 2008-9-19 00: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经在现代艺术部落做过一次关于当代水墨的视频聊天,我的基本说法是,当代水墨“灯已经红,酒不够绿",所谓灯红,是指形式感够了,五花八门;而酒绿,是针对灵魂的,更多要求艺术家要有内心输出;灯红,通过借鉴就可简单获得,而后者更多要求艺术家接受内心驱使。活在这样一个病态的当代,不借此凝聚一些纷乱如麻的熙熙攘攘的内心经验,并且顺势找到自己的表达路径,实在有点可惜。(旧帖转发)

鲍传江 2008.9.18
 楼主| 发表于 2008-9-19 12: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朋友前两年给我发信息,说我的涂画近乎巫术,多义、神秘。他没说我复述生活的能力很差,我自己在十好几年前倒是认了账的。那时我写过涂画宣言:“有一只小鸟在远处唱歌,我把她画下来,有一只小鸟哭的很嘹亮”。活生生把美意变成了惨状。早先批评救助我的人很多,我只好在夜色迷朦时窃喜。因为我能看见笑容后面的凄惶,我自己有的是这样的体验,我不过用了很个人的颠三倒四的表达,给这些困扰找到了出口。这大约是我巫术的前期。

鲍传江 2009.9.19
 楼主| 发表于 2008-9-20 22: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一篇短文了说过:(我)活在当代的肉身无边快乐,要是一直快乐下去就好了。接下来我不得不发现,越快越乐,越乐越快。我处身的当代前不管古人,后不见来者,所谓肉身快乐代价太惨重了,时间太短促了。这个只在器物层面进行的现代化到底是怎样发生的?于是,我回找一些问题所在。我大约用的是中医的思路,我看出来,(这个人)牙疼,其实是肾有毛病。我一点一点往回走,焦距调得太幽深。问题我倒是逮住了,但我常常忽略了肉身的支持与否。经常搞的险象环生。灵魂跑远了,肉身太孤独。不配合,时间长了就麻烦,所以要调整。
以上是我另一个帖子“百年千卷书,封面很好看”中的一段话,这种质疑(包括对整个近现代发展路向及自身思考的质疑)构成了我十多年来涂画的基本底色。“忽兮恍兮,其中有象(老子句)”。为了表达这个“象”的不确定性,我经受了不可思议的精神及程序折磨。现在想来都一阵阵脊背发凉。我不能保证如果有来生,我还会选择这样孤僻的追索。再说一遍,现代生活为我提供的“卧榻”,非常舒适。认识我的人公认我的幸福,我是该考虑一些身心协调的事了。因此,我把雅昌-艺术杂谈里的那个帖子停下了,再贴下去,我头脑又会高速旋转。对于一个世俗中人,这样的成本太高了。(旧帖新发)

鲍传江 2008.9.20
 楼主| 发表于 2008-9-21 10:5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现实问题,我总是表现淡默。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就调整出了这样的态度:现实批判,越批越乱。现在看来,这个态度实在结实的保护了我。要是按照我之前(八十年代)的生存逻辑--屡败屡战、屡战屡败(涉及到这个话题,有机会再展开),我早就撤离这个烟火世界了。撤离或许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是我生活的各项指标都还好,突然断裂不好玩。基于这个想法,只有被迫或机智的改变焦距,往景深里走。奇怪的是,此后现实中的问题都没出乎意料。既然有预算,何必不淡然?

鲍传江 2008.9.21
 楼主| 发表于 2008-9-22 12: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必须有三条或三条以上的河流供应能量。最重要的是有一条河能拎起记忆,老祖母小时候就在这照过影子,有先人转述陈年往事会增添你的福份。后来你就不得不奔腾了。这些话有时会引起歧义,包括混乱的私生活的联想。你顾不上了,你只要疏通大的河床就好。还有就是不要过高估计自己的净化功能,要趁早设置挡住污水的堤坝(比如你不要去读那些热卖的书)。这都有难度,有难度才让你接下来的生命强度不可扼止,因而兴致勃勃。

鲍传江 2008.9.22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11: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春江水暖”时的那只鸭,因为提前感知了春江水烫早早上岸了,在岸上也迟迟找不到一片荫凉。我早先抱怨过凭什么我身上组装了过多的敏感材料。因为敏感,我甚至在十多年前辗转地给一个“模范人物”支招,要他在炎炎夏日里把家里的空调倒装。这里的大痛切其实没几个人读懂。这样的纠缠我居然走过来了。只在私下里感叹有点累,不像头几年那么气极败坏。这本来很难为我的事也算处理的很好,时间和我都有功德。

鲍传江 2008.9.24
 楼主| 发表于 2008-9-24 23: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质疑(包括对整个近现代发展路向及自身思考的质疑)构成了我十多年来涂画的基本底色。“忽兮恍兮,其中有象(老子句)”。为了表达这个“象”的不确定性,我经受了不可思议的精神及程序折磨。涂画时的兴奋,撕画时的懊恼,现在想来都一阵阵脊背发凉。我不能保证如果有来生,我还会选择这样孤僻的追索。说实话,现代生活为我提供的“卧榻”,非常舒适。认识我的人公认我的幸福,我早该考虑一些身心协调的事了。(旧帖新发)

鲍传江 2008.9.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8-21 13:01 , Processed in 0.10721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