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黟人

【鲍传江-被思想折腾或折腾思想】(飞信更新)

 关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9-4 22: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统文化在器物层的毁坏导致了精神层面的中断。照我的说法,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有些明码:裕后光前、慎终追远等等,再早叫敬天法祖。裕后光前这个说法非常有厉害,它给了你一个设定,就是说你活着是有担当的,不能为所欲为,要干活,挣点银子,要让后代得到富裕,这还不行,厉害的是光前,你挣的钱不能只顾后代富裕,还要让祖上得到光荣。对钱的来路的审视构成了当代人不可思议的、不愿接近也不可能接近的伦理高度。在我曾收藏过的几千件前朝旧纸中,大量的各个类别的民间契约在双方画押、中人做保的例行格式前都有一句话:裕后光前、慎终追远。辅助这个说法的还有戏剧,口传故事,还有各类年画,还有宗祠。总之,那时的人活在“举头三尺有神灵”的文化生态中,这种生态就是类宗教。我一直以为,对这个类宗教的守常、维护、接续,最低成本的构成了中国人几千年文化的绵绵不绝。这种情况到了内战外乱时严重受挫,1949后索性崩盘。

鲍传江 2009.9.5
 楼主| 发表于 2008-9-5 11: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宣纸、墨、毛笔实在是先人灵性表情的绝配。尤其是在特定情绪主持下,毛笔蘸水舔墨完全来不及定量。就算有磨墨这样的程序调整控制,内容的突然倾泄或绵延舒缓还是会使画面随机应变。生发若有神助的感觉应当是始作俑者的匠心设计,遗憾的是后来人心智退化,这样高难度的球已经接不住了。我对此曾长时间耿耿于怀。现在看来,在文化失态的大背景下,这样的堕落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鲍传江 2009.9.5
 楼主| 发表于 2008-9-8 11: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中国人的思想集成块,汉字宛若夜空里灿烂星汉,让你的行走有高远的提示。你要通过仰望仪式调拨一个个个体,然后如玉在手,用心盘玩。汉字形式结构后面的灵活会应和你。当然也可以率性一些的,我曾随机安排两个看起来不匹配的汉字命名涂画,结果奇怪极了,简直禅意荡漾:成的、瓜得、风阅、个拐、性照……这证明先人的元神无微不至。我只要积累缘份就行了。

鲍传江 2009.9.8
 楼主| 发表于 2008-9-8 11: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蚂蚁爬树

当我从书店出来时候/我感觉被写书的人糊弄了一回/然后我就去一个小土包式的山上/我去看蚂蚁上树/要找到蚂蚁还真不容易/很长时间才看到一个蚂蚁/它缓缓地向树的上端爬行/那上边没有煮熟了的米粒/蚂蚁和我走两条道但是方向一致/我看书也可以很敏捷/它爬树其实不太吃力/我们都没有别的事情好干/要是自己写书又怕折腾了别人/蚂蚁静悄悄地很自闭/这时候天空的颜色有些惆怅/废气形成了很厚的云

2004年新春时分在莲花山下
 楼主| 发表于 2008-9-9 10: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先是大国臣民然后利益动物的故事是这样发生发展的:那个向当局提交《论持久战》的人在后方舞照跳,鸦片照种;得势后遍拆城墙、砍光大树,让农民翻新土种庄稼;饿死几千万也不写《罪己诏》,还几次宣称:中国人打掉三忆还有三亿__反正后面的故事都是文化断裂的果报。说多了我自己都觉得无趣,看惯我文章的人会觉得我结尾时突然转调,没力量,他们的意思有些调侃。到目前为止,我对此保持沉默。

鲍传江 2008.9.9
 楼主| 发表于 2008-9-9 11: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化汉字时发生了大面积神情泄漏,就如京剧中没了水袖,不再过门,差不多赤裸上阵。药品说明通常是:一天三次,一次两片。定量了,也无比正确,但这是人生的底限,无味,不好玩。人不能只活在底限上。现在偏偏很多人都活在底限上,不仅水袖、不仅过门,连戏剧剧目、剧种都不断遭遇化简(因为文化背景早早撤了),艺术背后少有人的精神活动。所以,我前几年无聊时写了看<蚂蚁上树>。

鲍传江 2008.9.9
 楼主| 发表于 2008-9-10 11: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比如秦淮河边的小女子/倚门而立/等待下一船来的可人儿/说说话/暖暖脚/接着翩然而去/留下几颗碎银子/也还温热/然后再凭栏远眺/过尽千帆都是/又都不是

鲍传江 2008.9.10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0: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十年代之交是我思考极端受困的时间段,那时经常会操起不管什么笔乱写一通大逆不道的文字,或者有些文字彼此之间完全不相干。等后来理性附身自己回头一看都难免大吃一惊,这些精神产品或视觉成品怪异、惶恐、急促,赶紧一撕了之。然后整理一下头发,混入大街上的人流又过几年“好日子”。到了1994年前后,上述情景差不多又来一次,只是此间的作品圆通多了,直露着和现实接驳的欲望(这再次证明我肉身滞重)。老实交待,我现在不会轻易去翻那堆东西,我害怕这些不良情绪再三干扰我,既然现在的幸福有着具体的逻辑。

鲍传江 2008.9.11
 楼主| 发表于 2008-9-12 10: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几年在一个很大网站的书画栏目贴了一些涂画作品,结果被骂的鸡飞狗跳。有两回空了一个多月,还被重新拎出来供大伙打靶。搞得我差一点就同情有些人为什么不喜欢民主政治。尽管这没影响过我对我涂画的自信,从那以后我还是绕开这个栏目走。承认这个事情肯定还有别的原因,对此,打死我也不说。

鲍传江 2008.9.12
 楼主| 发表于 2008-9-13 10: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端起巢湖当水瓢”到“石油工人一声吼”,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应该是不难揣测的,简直就不要揣测。只要等待结果就是了。我平时喜欢看欧美大片,一会外星人绑架总统,一会病毒变异袭击人类。观众搞的一惊一诈。由此看来,想看笑话的肯定不止于我。这说明我还不特别孤独。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要是按照原先的文化堆积,这个结果是出不来的(我手头有几千件前朝图像,我要是不懒,会慢慢把它贴出来,上面的结论就能得到更多认同)。说实话,搞清楚因果关系只是为了明白点。我现在顾不上什么意义不意义了。

鲍传江 2008.9.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12-11 00:16 , Processed in 0.11115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