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4736|回复: 14

【王华祥雕塑新作《屌》系列】(在线辩论)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08-3-21 00:29:12 |阅读模式
起来1号.jpg

[起来1号王华祥 2007]

屌事一

有一天中午,我在工作室的卧室里睡午觉,想起生活中的很多现象和近来的经历,嘴里情不自禁地骂了一句:“操”!话一出口,脑子里跟着就想“操”,如果用画怎样表达,我知道,这词与男女交媾无关,只是一种情绪,是压抑,屈辱,愤怒或者只是轻微的不满。操的意思,不是一幅春宫图像,不是和人真的干架,不是和谁不共戴天。只是对着虚空搂动枪机,只听响不死人。
操!我一轱辘从床上坐起来,从旁边的桌上拿过速写本和签字笔,立刻画了一个长了一丛鸡鸡的男人。接着又在第二张纸,第三张纸……在好多张纸上画了各种角度,各种形态和各种组合的老二。我说心里话,画这东西,真的很给劲。我联想到公共厕所里的各种污秽的语言和涂鸦,那是一些小男孩在成为男人之前所制造的劣迹。当他们身体中莫名的能量无法排解时,厕所里的白墙变成了他们意淫的地方,不知道别人如何想,中学里的厕所和火车站旁的厕所都曾经留给我美妙的记忆,当你在北风瑟瑟的冬天蹲在屎尿满目的公厕中解手时,墙上的污言秽语和男女的栩栩如生的器官和动作给青春期的我以莫大的安慰。当然,我知道那是不好的,老师管那叫不堪入目。于是,我和我一样的男孩们都会将微笑收起,提起裤子,扣好扣子,也学着大人的模样道貌岸然的从厕所里走出来。几乎每一个生理正常的人,都干过类似的“坏事”。但是,大多数人都是只想像,不行动,向前面说的,虽然开枪,但不死人。事实也是,多数劣迹斑斑的男生们,真正变成流氓的很少,因为当他们成长为真正的男人之后,他们会找到合情合理又合法的渠道。倒是一些胆子小或信心不足的人,一朝飞鸿腾达了,那缩头乌龟的大小脑袋(有人管老二也叫小头)就会超比例地生长起来,并且色胆包天,敢于欺男霸女。
“操”!这个词北方人特别爱用,现在东西南北的人都用,使用率之高,远超“吃”“睡”“玩”“乐”等。在医学上有没有舒筋通络的功效呢?说不定真有呢。“操”还有艺术气息,虽然不是真干,但神形兼备。我从这个词产生了灵感,从草图做到雕塑,接着又做回油画,稀里哗啦,俨然我已经成了做屌专家。有一本书叫《古文观止》,我说不定能做到《屌艺观止》呢。在这里,我要为屌说几句带情绪的话:只有太监才会恨屌;只有人妖才会羞屌,只有伪道士才会诽屌。“屌你”意指轻蔑、不屑、骄傲、不屈。“屌屌”意指雄性,播种,施与,权力。“屌啊”意指领导者,支配者,富裕者,博学者。
从“操”起步,从屌入手,我找到了一个最贴近我本性的题材,同时也是最贴近生活的媒介,虽然表面来的十分偶然,但其实也是必然,它所对应的生理、心理、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是讨论不完的话题。岂止是用雕塑、绘画或者文字,我想我下半辈子是忙不完了。
“操”!这个词的强悍和深邃,“屌”这个物的伟岸和丰富竟然在我四十五岁时候的这个夏天降临到我的环铁室内,这不是天意是什么,真的,“操”是神启。
王华祥
2008-2-16  于环铁艺术城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08-3-21 00:30:57
起来4.jpg

[起来2号王华祥 2007]

屌事二
                                    
有人看了我的近期雕塑,发表在HI艺术杂志上,说,王华祥疯了;有人到了我的画室,看了满屋的鸡鸡,说,王华祥完了;有女同胞见了那些热带植物一样蓬勃怒放的玩意儿,说,这是男人的梦想。在这三种说法中,我比较同意第三种,就是女性的看法。男人其实就是一动物,由于教育的原因,男人从童年起,就被灌输人不能是动物,要是也只能是高级动物。到了青春期,男女都意识到身体中的野兽要出来了,很紧张,也很羞愧。男生女生互看,心里都会泛起“流氓”的想法,眼里伸出了贪婪的钩子和剪刀。如果科技发展到有一天,能发明一种能够透视人意识的工具,那么,人类的所有关于性的教育——美化与污蔑以及相应的伦理道德都会顷刻粉碎并荡然无存。其实,从毛片的泛滥到发廊和洗浴中心遍布中国的大小城市,从每年的扫黄打非中曝光的嫖客妓女和反腐倡廉行动中纠正的贪官奸商,都反映出人类前赴后继地争做快乐的畜生。中国人在性的历史中其实是很有文化的,无论在民间还是在宫廷,老祖宗们不仅在行动中花样百出,而且还要编成舞蹈来欣赏,画成图画来把玩,写成故事来咀嚼。对此由荷兰出版的《中国春宫图》□□□□和民国时期出版的《肉蒲团》等许多典籍为证。
在“日本浮世绘”版画中,以男女房事为题材的作品,不仅数量最多,而且也是艺术成就最高的。□□□□。我在巴黎访问期间,买到一本色情艺术图像史的书,其中我发现自文艺复兴到现代主义的历代大师都画过这类题材。□□□□。可见,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从来对性都是乐此不疲。但是,对性的恐惧和抵制,其历史也与性的肯定和赞颂一样久远,甚至有时表现的相当残酷,如将乱伦的男女割去生殖器官,裸体扔到蛇洞中或者捆上石头去沉湖等等。其实,所谓道德,是强势者和统治者的一种权利工具,强势者和统治者什么时候对自己禁过欲?从皇帝的三宫六院到富人的三妻四妾,当代商人和高官有情人和外室的也不在少数。警察和文化官员一边扫黄一边嫖妓,人民教师在白天净化学生的心灵,而在晚上也喜欢去夜总会。但是,令人生气的不是人们有这样的“不堪”的欲望,而是对性的态度的虚伪、愚昧和恶毒。性,其实从来就是权利的象征,就是金钱的砝码。统治者对百姓说:你不能放纵性,因为那是我的权力;男人对女人说:你不能放纵性,因为那是我的权力;成人对孩子说:你不能放纵性,因为那是我的权力。那么,这就好解释了,为什么乱性者被视为乱伦,乱伦就是挑战社会秩序,就是蔑视权威和权力。强势者必然要惩罚弱势者,强势者希望永远强势甚至更强势,而弱势者希望变成强势,第一步是平等,第二步是超越,然后自己变成统治者。于是卫道士变身成流氓腐败分子(纵欲者变成被禁欲者)而被禁欲者跃身为纵欲者。这种循环往复的闹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上演。其荒诞和讽刺竟然少有人知,真是“靠”!
但是,别误认为我是站在被禁欲者一边的人,是纵欲者和强势者的敌人。如果我是这样的人,那我也就是虚伪的革命者。什么叫虚伪的革命者呢?我的定义就是,只反权力不反思想。夺取权力,革命结束。我们不是要去夺取权力,不是要在得到权力之后,也是像前任那样只许“周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而是要反思,我们对于身体和生理的抗争有无意义,我们能弃天理灭人欲吗?对欲望和爱的恐惧是由自私,怯懦和无知带来的。对欲望和爱的仇恨则是由恐惧所变异出来的邪恶意识。我们害怕被别人称为动物,就像女人害怕衰老一样,我们与自己天性的抗争也象女人与时间抗争一样,都是徒劳的。对于荷尔蒙的事情,对于屌的事情,千万不要想去赢,赢了也是输,输了也是输。要想幸福,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弃抵抗。

王华祥
2008-2-16 于望京Class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08-3-21 00:32:21
艳照门.jpg

[艳照门 王华祥]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发表于 2008-3-21 00: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建议固定。
发表于 2008-4-16 10: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牛!
发表于 2008-4-21 13: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
发表于 2008-6-4 01: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6-4 22: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可怕的没有神的民族
——王华祥答垃圾网民书

一个是非、公理和正义被完全颠倒和轻视的世界是肮脏、黑暗和非常可怕的。从近期的一些网上流氓和口淫狂对我文章和作品的无知而又变态的攻击,让我再次体验到我们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是多么地混乱。从文革后的瓦砾堆中生长出来的人们,从权力的高密度桎梏的夹缝中生长出来的人们,从贫穷卑贱的噩梦中醒来的人们,对金钱和权力的崇拜在21世纪的今天发展到了几近盲目和疯狂的程度,这就叫极应,就叫因果轮回。我们的整个汉文化的传统中,都有根深蒂固的基因,崇拜权力和崇拜物质。中国人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权大一级压死人。因此,我们几乎没有思想史,没有关于生命、心灵和信仰的思索,我们的喜怒哀乐,基本上建立在生理和经验的感觉和与此相连的判断上。儒家的思想,从诞生之时就决定了汉民族必将聪明反被聪明误:我们的老祖宗早在2千年钱就洞悉了人性的全部弱点,因此特别研制了一套百试不爽、所向披靡的无神教——儒教。孔子们创造了世界上首个无神教派,也不创造了一个需要神的民族。我把人分为三个等级:由低到高分别为:畜牲级、人级、仙级(圣人级)。畜牲级的人基本上为食而忙,所谓民以食为天。食都上升到天的高度了,可见我们对吃(物质)的重视程度,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何聪明而又人多势众的汉人为何会一遇“野蛮”民族就吃败仗,被统治奴役了,也不反抗(电视剧中的反清复明,反什么复什么,纯属阿Q精神疗法,少数勇士、男儿代表不了广大的太监)的原因了。好死不如赖活着,笑贫不笑娼,成了中国百姓的唯一的价值观。这种权力文化和市井文化集合出来的中华文化,造就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受过教育的政治家、商人和艺术家)的精神纬度也基本停留在畜牲级的水平上。这也就是今天的为官者、为商者、为文者和为艺者都痴迷于权钱的原因。
那么道教呢?道教是崇拜自然的宗教。它所揭示的天地运行之规律和未人先知的技巧没有成为人们敬畏神灵的依据,而只是被当作畜牲界的人们趋利避害的工具。
那么佛教呢?佛教是西方(印度)传来的宗教。它对解救中国人于物欲世界的苦海有一定的功效,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就是从物欲乱世中回到内心的修持顺应自然法则和对神明的敬仰。心中无神的中国人必须从根本上接受改造,唯物政那么容易被中国人接受就是因为它与我们的人性,与汉文化的传统及其相似,但是,我们已经为这个吃尽了苦头,它造成了唯命是从(懦夫)、唯权是从(奴才)和唯钱是从(财迷)的世界观,它造就了过河拆桥、六亲不认、无利不起早、失势便放群。中国人要成为人,要由畜牲变为人还需要时间,还需要改造,尤其是知识分子。那些出言不逊的小流氓,是让人怜悯的,它们不知道,口淫改变不了世态,也救不了自己,应当用头脑思考问题,想一想我为什么要做屌,为什么要有所谓不雅的言论。如果我们不能从根本上去质疑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现实和我们自己的身份,我们就会不断上演亡国奴的历史,不断重复欺世盗名和唯利是图的闹剧。那些作品和言论已经引起了你的愤怒,说明它们刺伤了你,我要对你说:小兄弟,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在一个半明暗的时代,愚昧如果被光明照亮了,那是双赢,而如果相反,那真的是我们民族的悲剧,我可能会被误为一个造反派,一个革命者,一个偏狭的人,其实,我只是反对权力思维,反对拜金,反对人性当中虚伪、阴邪和肤浅的部分,我为中国的崛起欢呼,为当代艺术走向世界高兴。但是,我们必须直面问题,别高兴得太早,中国知识分子应当有不同于商人的思维,不同于权力的思维,尤其是艺术家和人文知识分子,你的存在价值用钱和权都证明不了,我们获取全世界尊重的条件,权力(话语)和钱固然是很重要的方面,但是,一个缺失信仰的民族,一个缺少反省能力的民族,一个不懂得平等对待他人(包括敌人和一切生命)的民族,一个不敢承认自己弱点的民族,一个唯利是图的民族,一个不会居安思危的民族,一个只有欲望没有爱的民族,一个只认利益而没有公正的民族,永远只能任人摆布、鄙视,即使欲望之力让我们暂时发了财,有了权力,但是我们仍然不会得到尊重。如果我们不能直面人生,勇于批判和自我批判,如果我们不能摆脱唯物主义,不能重建理想和信仰,我们就不能让大多数人成为人。那么,我们就不可能产生思想家,更不可能产生圣人(仙人,有大爱和大智慧者)。一个只认物的族群注定是最自私的,是没有凝聚力的,是没有信誉的,因此,个人再聪明,再胆大都没有用,只能产生奸诈和流氓,而不能诞生智慧和英雄。
我就是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改变这些状况。我的文章,我的作品,都是出于这样的责任和使命,我的屌因此而勃起。

王华祥
2008-6-4 于望京
发表于 2008-6-10 17: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6-19 23: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明的一半是谎言
——王华祥回复网民书之二

一、为什么用屌说话?
毫无疑问,屌就屌!我不是今天才这么屌的。从写《将错就错》,从创办飞地艺术坊,从研创“反向教学系统”,从《再识大师》,从《触摸式教学》,从《王氏色彩变调》,从《王氏全因素素描》,从《绘画之道》,从《一副肖像的三十二种刻法》,从“贵州人”,从“近距离”,从“中国图式”,从“道德家”,从“人类”,从“整容”,从“凭什么”,从“起来”到“被缚的奴隶”,从“写给院长书记的公开信”,从“学院的光芒”,从“文化匹夫王华祥”,从“谁是我的敌人”,从“漂浮在话语表面上的人类”,从“杀狗说起”,从“再论庸人”,从“腐败不败”,从“现代人的虚荣”,从“学院的虚伪和俗气”,从“论用人之道”,从“在古典现代和未来之间架一座桥”,从“我不是王华祥”,从“告第三种力量书”,从“非言非语”,从“屌事一二三四……”到整个《王华祥乱讲集》,我,王华祥一直就这么屌。
我明白你们的怒气来自哪里,我也清楚生气的都是些什么人,确实从生理的角度说,屌是一个藏在私处的东西,除了尿尿就是造爱。西方人的祖先一开始虽然不穿裤子,但很快就用树枝将那里遮了(亚当和夏娃),东方人的祖先从来未光过屁股,伏羲和女娲两位祖宗一出生就穿着汉代或者唐代的衣服(古装,特征不详),多么荒诞和可笑啊!如果今天的科学不能推翻达尔文的进化论,我们就要相信,人类的祖先是和猪、马、以及大猩猩一样光着屁股的。是“文明”让人类穿上了衣服。“文明”就是谎言,至少,一半是谎言。我有时候想:为什么人们能够接受女人裸露乳房和阴部(古典美),而不能够容忍男人露出鸡鸡。难道是因为那个怪物喜怒无常吗?哈哈。文明从开始诞生就立足于身体的否定,而文明的发展过程,充满了对身体反反复复的压制、歪曲和平反。别以为屌是男人的东西,某个屌是某个人的专属物件,错了,屌是国家的,是社会的,是单位的,是家庭的。否则,别人做屌、亮屌关你卵事?你们这些被谎言的污水喂大的可怜虫,被人阉割了阳物还帮着卖的蠢货,我只能说李总管(太监李莲英)一定是你爷爷了。
我要告诉小太监们的是:“起来”是一种立场,是一种对下流的当下艺术的下流表达。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文邹邹的理论无论怎样深刻都会苍白无力和文不对题,对那些煞有介事的天价谎言,对那些以次充好的商业伎俩,对那些混淆视听的傀儡评论家,我只愿意说:靠!我的一件作品就叫《权、钱这个屌》。有人骂我说:我是因为妒忌别人画得比我好,比我有钱,就像骂朱其一样。幸亏我不穷,作品也站得住(看看以后谁是积伏股,谁是垃圾股吧),以你的铜钱孔眼是看不懂我为什么那么轴还能卖得好(只要想卖),那么犟,还能当官(后来辞了)的。素描、油画、版画、雕塑行为,我纵横捭阖,天马行空,样样我都涉足过了,哪一个脚印都比你深,你都抹不去,不信你站出来比一比。我还真的可以很牛逼地说:我从来就把自己看成人世间悠忽而闪的过客,既不守名,也不守利,所以我买画,我支助贫苦学生,我盖美术馆,我将所学所思交给社会,而不像很多保守一技之长和封锁所谓国内外关系的小肚鸡肠之辈。我要说我天生善良宽怀,你一定不信,会说我是傻帽或者骗子,我要说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别,有些人天生就是混蛋或者畜牲,无论他的学位或者地位有多高。我崇尚圣心和圣行,但正如家长对待孩子,正如佛主对待生命,深邃的大爱并不都是和颜悦色,有时呈现的是一副怒像。因此,我曾经说:官僚和百姓、po.lice和小偷、医生和病人、英雄与流氓,一样都不能少。百姓的存在是为了显示官僚的权力的;小偷的存在是为了显示po.lice的作用的;病人的存在是为了显示医生的技术的;流氓的存在是为了彰显英雄的勇气的。艺术垃圾的存在是为陪衬优质的艺术的;小太监们变态狂们的存在是为了衬托我。谢啦!
二、你们为什么怕屌?
你们显然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说我是弱智,是堕落到不会用脑袋说话,是个不懂当代艺术的“江郎才尽”的人了。我要问:如果中国艺术家们都能弱智到像我一样不重复自己,一样有勇气反抗强权和蒙昧,一样重视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一样看到今天的中国人疯长的欲望,一样懂得屌非屌(而是一种象征),一样穷到能过上我这样的生活,一样没才气到画风和题材年年变,月月变,甚至天天变,一样不当代到以克隆、抄袭他人和以廉价的政治符号和文化符号的贩卖为耻,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我为自己的弱智和不当代为荣呢,我为那些刚离开丐帮赚了点小钱就动辄讽刺别人穷的人感到可怜,为那些前三年见到我还激动得语无伦次,今天出了点小名就贬我的人感到可怜。我只能说:像这类富不起贵不得的人,名、钱能暂时遮盖他们外表卑微的嘴脸,但遮不住他们天生贫贱的灵魂。还有一些假绅士和卫道士们,见了我的屌感到胸闷和脸红,他们假装清纯和高贵,觉得我这样的人玷污了教师和文化人的名声,确实,我是这个虚伪阴邪的文化的叛徒呢。我的所有言行都是围绕着一个目标:让太监和二胰子们绝种。但是,我也清楚,要让几千年的绝欲文化退却,就如同让老妇回到处女一样艰难。虽然,在政治上已经较为民主的今天许多事情都可以做了,但是“文明”的中国人要回到正视和认识自己的身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身体是一个起点,是中国新人种生长的基础,如果我们回不到身体,不敢正视和剖析自己的欲望,那么,中国人的理智和中华文明,就还要继续变态下去,我这样的健康清醒之士也就会被人们继续当成狂人,就没有人知道究竟你们是疯子还是我们是疯子了。因此,我断言,中国当代艺术的新主题之一,就是回到身体并由之出发的艺术。我的“起来”是一个标志性的信号,它隆隆的炮声已经惊动了麻木的人们。惊愕、恐惧、羞辱和愤怒都是一种很正常的反应,对于生命存在的本质和价值的思考是更为重要的,相比之下艺术算什么?对于艺术存在的本质和价值的思考是比较重要的,相比之下,当代艺术算什么?那些固守某个概念山头的人的私心昭然若揭,他们表面牛逼,其实心怀恐惧,他不知道天地时空、随心所欲是广阔无垠的,大到可以纵横驰骋。心胸狭窄的人像狗一样在这个树下撒尿,在那根葱上贴标签。表面上是占有,实际上是画地为牢。我要说一句:我确实没有见过金霍尔兹的屌,但即使我真的模仿了它的又何妨?就像网友说的,难道达芬奇画过蒙娜丽莎,你就不能画你妈了?难道梵高用油彩画画,你就只能用屎画画?你是真不懂还是假装懂?你见了一根毛就以为是头发,还故做高明。等我有时间多找些东西给你看,你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三、附历史上的屌作品
四、附王华祥的屌作品
先做一点提示:屌事是人类和动物界的基本事情之一。高级动物、低等动物都离不开,高贵者、贫贱者都离不开。屌事很正常,老祖宗们有,你爸你叔都有,你我也有。从埃及法老的墓石壁画到古希腊的瓶画,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的学院派,从印象主义到今天,在艺术中几乎所有的大师都涉猎过性题材。丢勒画过,伦勃朗画过,布歇画过,库尔贝画过,金霍尔兹画过,克里姆特画过,德加画过,迪克斯画过,毕加索画过,达利画过。在东方,中国的古代春宫图是世界有名的,日本浮世绘的春画世人皆知。中国文学尤其是诗歌,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都诞生于烟花柳巷中的情爱事件当中。我不认为表现屌比诋毁屌更低贱下流,不认为别人搞过了你就不能搞。(真是这样的话,那你从哪里来?)相同题材,相似形式很正常。风格是有时代性的,不信你就看看这些画。倒是我的屌作于历史上的屌作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数的屌作都是对性事的趣味性描绘,或者是纯生理的表现。在生活中像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和韩国济州岛的性爱公园等,也都是对性事的再现和幽默化表现。金霍尔兹的作品经网友介绍我才第一次看到。我承认我的这件雕塑与他的一件作品在形式上有些相像,但是这跟抄袭无关,世界上相近思想和相似行为的人从来都是存在的。同一纬度的植物长得相像是必然的,难道别人睡觉躺着你就必须站着?再者,稍有理智的人都该懂得,孤立地用一件作品去判断一个人是极其草率的,像这种“丛生”状的形态在自然界比比皆是:箭兰、仙人掌、葱和大多的植物。问题是只有少数人将之借鉴到艺术表现当中。世界上相同的画作多了,某个艺术家的某件作品偶然和我一样了,我觉得英雄所见略同呢,总比与那些媚俗低级的人相似强一些吧!再者,我还要补充一点:我的屌作的真实用意不是像前人们那样出于好玩,相反,它们一点也不好玩,他们已经与屌无关。攻击我的人要么是装逼,要么是傻逼,因为它们与古今中外的屌的确是不同呢,尤其是屌后的观念和态度。

2008-6-15 于望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8-21 13:18 , Processed in 0.11721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