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042|回复: 0

关于“曹刘事件”的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7-23 22: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曹刘事件”的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朱中原
   没想到曹批刘炳森这件事在网络上引来了这么多麻烦,以至于误会太深。其实就是一简单的批评而已。对于曹,我与此人素未谋面,亦未音信相通,故所谈亦只是内心偶感,未必准确。但未打照面并不代表不了解。对于此一事件,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偶尔在书法网看了些文字,觉得其中有些似乎说得有点过火、有点情绪化和谬误(至少在我看来),所以,也忍不住想说几句话,权当是个人感受,仅供参考:
    其一:曹批刘我以为在更大程度上是出于学术认知而非个人恩怨,当然,个人恩怨或许有,或许没有,无从查考,即使是有,依我看来,也不是最主要的。况且,即使是因学术恩怨和个人恩怨而批之,又有何不可?中国历史上和现实社会中,因学术恩怨和个人恩怨而发起的批评与反批评,实在是太多太多,甚至连鲁迅、巴金、郭沫若等也不例外,所以,拿个人恩怨来说事不是最关键的,也毫无意义。人在“江湖”,谁也回避不了这个问题。问题的关键是,到底恩怨的双方谁是谁非,这才是最主要的。那么恩怨双方谁是谁非?这个有眼力的人一见便知,无须我赘述。
   其二、曹是一个书生、学者,多年埋头做学问,于书坛之事较少过问,此次突发批故刘之想,或许是出于正气,或许是出于对现行书协体制之不满,或许是因书协选举问题而生。单就曹的学问而言,我觉得评个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主任之类的是没有问题的,遗憾的是里面没有他。当今中国书坛是有真才实学的往往被埋没,外行领导内行这已经成了一种官场潜规则。文人不满现状,发发“牢骚”,自然是常事。我想,这个事放在谁身上,都不会痛快。很多所谓的“君子”只会在网上拿别人的心理作推测,殊不知,自己遇到此类事时却作泼妇或混混状。况且,曹乃一传统文人,自古文人落寞寂寥(至少心理上是这么样的),此次批刘,实乃勇气之体现,发泄发泄胸中之块垒,当然至于批得到位不到位,那是另外一回事。有人认为曹乃一学者,立身行事著文均以严谨著称,此此批刘文字似有点泼妇骂街之状,其实此大大误会了。曹先生委实冤矣。向来不太过问书坛之烂事的曹先生难道此次说说真话就丢失其学者风度了吗?自古文人有两种文人,一种是只管做学问、不过问世事的文人,一种是既要做学问、又要发言论之文人。在我看来,前一种文人有其可取之处,但后一种文人更为可爱,更为珍贵。只管做学问、而不过问世事的文人算不得真正的文人,仅仅是一个知识的忠实追随者而已。文人的优点就是愤世嫉俗,而文人的弱点也是愤世嫉俗,正是因为这一优点,才使得文人可爱而真诚;而正是因为文人的这一弱点,才恰好被人拿来当靶子攻击。
其三、曹为什么不在刘还在台上的时候对他发难?这个问题太明白了,我想谁都会明白。刘在台上的时候,权势那么大,曹还敢公开批判吗?有人恰好抓住这一点说,这就是曹的软弱之处。这或许算是事实吧。但是我们也要想一想,换了谁,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去批刘。这就如毛泽东在世时一样,他在世时,谁敢公开反对他、批判他?另外有些人说过世了的人不能批评,这纯粹是无稽之谈。过世了的人难道就不可以批判?我们到现在不是还在批判胡适、批判陈独秀、毛泽东吗?这太正常不过了。任何人哪怕是再有勇气的文人,毕竟生活在现实中,他毕竟首先要自保,然后才能谈勇气。不要说曹,我想几乎现实中的任何人都是这样的。但是,这与勇气、道德和人格完全是两码事,完全没有必然联系。我就不相信,网络上的这些人未必都比曹做得会更好。
其四、一痴文中关于曹“绑架”石开、华人德等人的说法,我想一痴兄或许此说让人有点误会,尤其是大家很容易把“绑架”一词的涵义夸大化。其实就是打电话向一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说说话那么简单,这有那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事情的本身并不值得讨论,值得讨论的是,曹此举是不是一种正义之举。有人将曹污之为“拉帮结派”。所谓的“拉帮结派”,在这里其实我们应该将其看作中性词,无论在中国的正义圈还是邪恶圈或黑社会圈,几乎都存在。所以,“拉帮结派”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比如,当某个正义之士受到攻击之时,他去找人出来替他解围,这难道也值得谴责吗?有人把石开的手稿拿出来当证据,而且,还有人居心叵测,认为石开是故意把曹邀约石出来说话抖出来的,是故意要揭露曹的阴暗面,让其难堪。其实,这又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石开只不过是为了行文方便,顺便说说而已。而且谁都知道,石开是个敢言之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但是就是有人愿意在人家的手稿里挑刺。我看这才是居心叵测。
其五、关于曹刘孰是孰非的问题。对于曹刘二人,我都与他们素无往来,因此,所说之话也仅代表自己的立场。刘炳森的确是影响当代中国书法及书坛的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而曹相比于刘来说,其影响力就要小得多了。但是,单论艺术造诣,我对刘之书法素来不敢恭维。一个字:“俗书而已”。对于其书法艺术,用不着去多讨论,多费唇舌。对于其为人,我以前在关于他的评论文章中说过,我与之素无交往,不敢妄加评说,但是,对于其用批判“流行书风”来进行政治打压和权力争斗的做法,我是持绝对批评态度的。关于曹先生,曹是学者型书家,一文人而已,当然从整个学术界来说,曹或许算不上一流的文人学者,但从书法学术界来说,曹算得上是一流学者。单就其学问而言,曹是米黻研究者,写一手米字,深得米家笔法真髓。就艺术造诣来说,曹远在刘之上;就学术水平来说,刘更无法与曹相比;但就地位、官位和影响力来说,曹远不及刘。平心而论,刘在世时,与曹并无多少过节,如果说即使是有的话,那都是非常间接的。与其说曹是对刘的批判,不如说曹是对现行书协体制的批判。因此,在进行了粗略地对比之后,我认为,在曹刘二人的具体关系上,刘或许并无过,曹也无过。而在对于中国书坛的大事上,刘有功但亦有过,而且过大于功,刘其功不可忽视,但其过亦不可饶恕;至于曹批刘,更多是出于愤慨和正义,但在具体的批评方式和手段上,或许值得商榷,但此过错并不多么严重,可以对其批评的方式进行反批评,但并不值得大加挞伐,尤其是上升到人格攻击的“高度”。
最后一点我要说的是,当今书坛,饶宗颐、刘正成、白谦慎、黄君实、王镛、丛文俊、黄惇、曹宝麟、石开、楚默(盛东涛)等都是一批真正具有较高学识和才华的学者型书法家,他们才是当代书坛的中坚力量。中国书法及中国书坛若无此等人,则书法衰矣;中国书协若无此等人,则书协名存实亡矣。
以上所言,实属个人言论,与他人无涉,请勿妄加揣测。也请多提出合理的批评意见。谨致谢。
                                        丙戌夏日 匆匆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ICP备19030771号  

GMT+8, 2019-10-19 17:21 , Processed in 0.10966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